遭质疑法律基金目的
沈吴呛郑国球越俎代庖

针对郑国球的指控,杨胜利(左二起)、沈同钦及吴良山召开记者会反驳。左为陈仲祥;右起为龚建国及林敬贤。

(马六甲6日讯)马六甲行动党两派系风波升级,甲州主席吴良山与州委沈同钦反呛回州委郑国球勿越俎代庖,指若“吴良山与沈同钦法律基金筹款活动”有违党意、民意与正义,要求他们解释的应该是党中央,而非郑国球。针对郑国球昨日对此筹款活动提出的数项疑点,吴良山与沈同钦今日召开记者会反驳。

沈同钦说,他深感痛心,挞伐者非敌对党,而是来自甲州、之前本来跟他们站在同一阵线、同一立场的州委郑国球。

“让我感到费解的是,今天郑国球有什么动机?究竟是什么事、什么人导致他公开谴责和批评我们的这个做法?”

他要告诉郑国球,此筹款活动与他无关,他及吴良山将承担一切后果。

没个人利益冲突

他说,一直以来,该党多名领袖因公众利益或公共课题被控诽谤案时,都曾对外筹款,由人民评估是否给予支持。

他也驳斥说,他与吴良山这场诽谤官司源自于马六甲行动党候选人遴选会议中,闭门会议的谈话,当时为了哥打拉沙马那区州议席候选人的人选,甲州行动党与党中央林冠英意见相佐,他与吴良山纯粹是为公众利益,为党讲话,完全没有个人利益的冲突。

此外,他说,这几天公众为他与吴良山筹措法律赔偿金的反应,令他感到欣慰,大家都是自发性的协助与支持。

会上,吴良山说,2013年4月17日马六甲行动党候选人遴选会议中,郑国球也是其中一员,当时他与甲州行动党的立场一致,反对党中央推荐黄和平医生上阵哥打拉沙马那区州议席,当日会议谈判破局,回到甲行动党党所,郑国球也准备与大家共进退,有不惜退选,以表反对到底的决心。

疑背后有人操纵

他认为郑国球立场大转变,违背良知,似乎有人在操纵。

记者会上,出席者包括该党署理主席林敬贤、财政陈仲祥及党员龚建国。另外,郑国球受询时说,将在隔天翻阅相关记者会报道后,再给予回应。

吴良山:两场官司费用自理胜诉赔偿金万元奖醒狮团

针对郑国球指吴良山官司胜诉自己拿钱,败诉叫人民“买单”一事,吴良山反驳说,他之前一胜一败共两场官司的费用均自理,扣除律师费、法庭费用,尚将胜诉的赔偿费中的1万令吉,拨给为该党辛劳了30年的醒狮团,作为奖励。

他说,对于他的官司的费用,郑国球应该是很清楚的,因为当时郑国球大力反对该党醒狮团去旅行当慰劳。

他表示本身的一场官司是起诉马华,另一场是起诉薛亚朝。前者胜诉,获8万令吉赔偿,后者败诉。两场都经过高庭到上诉庭,败诉的官司堂费由他自己承担,未向党或社会大众筹钱。

他指郑国球的指控恶毒,企图误导公众,抹黑他胜诉将钱放自己的口袋,败诉就向公众筹措赔偿金。

他也指在他担任甲行动党主席一职10年中,发生的多个事件,包括:一)买车事件,二)马机事件,三)假党员事件,四)绯闻事件,五)录音事件,六)窜改会议纪录事件,七)搜查他个人公司资料事件,八)对付老党员事件。

他表示这些事件均非他所引发,希望郑国球应反省。

杨胜利:郑国球没出席开会通过设小组筹款

杨胜利说,马六甲行动党召开州委紧急会议时,与会的州委一致通过成立五人小组,配合外界热心民众展开“吴良山与沈同钦法律基金筹款活动”。

针对郑国球指有州委不认同筹募“吴良山与沈同钦法律基金” 的做法,杨胜利提出反驳。

他说,这项紧急会议于9月21日晚上8时在该党党所召开,郑国球没有出席。

他说,9月15日吴良山与沈同钦被起诉案罪名成立,17日他向州委发出召开紧急会议通知,讨论吴良山与沈同钦官司判决及其他的事项。

他表示,对于没有回复通知的州委,他或党书记再电联或私讯确认,当他于9月21日下午约5时私讯郑国球时,对方以竖起拇指的图案当作回复。

他透露,当晚出席会议者有14人,超过法定人数11人,其中一人提早离开。

“会上所有出席的州委一致通过成立五人小组,配合外界热心民众为吴及沈筹法律赔偿基金。

当讨论成立五人小组时,吴良山与沈同钦为避嫌而离席。

林朝雁(左)与李丽嫦持“一人做事一人当,别让人民买单”的横幅。

被自己人起诉感难过林朝雁:我自己买单

怡力区州议员郑国球政治秘书林朝雁自爆在面子书上发帖,而被马六甲行动党吴良山派系的一名党要起诉诽谤,并暗讽属于吴派的州委沈同钦讲一套做一套。

面书发帖被指诽谤

起诉她诽谤的是甲行动党财政兼葛西浪区州议员陈仲祥。她是去年11月接到同时也是执业律师的陈仲祥的律师信,指她于去年9月间在面子书上发布的帖子涉及诽谤,此案今年7月2日审讯,原订9月30日下判,因法官请假而展延至11月5日。

林朝雁也是该党甲市区妇女组秘书,今日在记者会上指沈同钦日前发表“自己人告自己人感到遗憾和难过”言论,她欲问沈同钦对陈仲祥起诉她的案件的感想,是认同还是反对的立场? 

她说,在吴良山与沈同钦被武吉巴拉支部主席黄和平医生起诉诽谤案中,陈仲祥是吴良山与沈同钦的代表律师。

她表示本身在面子书上的言论引起官司,需要她承担的责任,她不会逃避,也不会责怪党中央,更不会向人民筹募法律基金。因为她认为“一人做事一人当,别让人民买单”。

免人民被误导

“我同意通过法律途径自己人告自己人,不管哪一方获得胜利,任何一方都不是赢家,最终只让党蒙羞,人民失望。”

她也表示向来反对党内有任何不满,以公开指责或是在报章上掀骂战的方式处理,因此举将让人民感到厌倦,将让该党失去支持。

“不过现在我必须站出来让人民了解真相,希望人民不要再继续被误导,其实党中央并没有打压任何人,没有所谓的秋后算账。

“我也是被自己人告上法庭 ,不过我认为既然选择在法庭上解决,为什么还要把矛头指向别人?”

她希望不管哪一个阶级的党员,不要自己人再告自己人,甚至自己人再“打”自己人,大家应该团结一致,枪口对外,继续党的斗争,打造更好的未来。

记者会上,与会者包括该党甲市区妇女组组织秘书李丽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