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手逼近拆家园
住户含泪匆忙搬迁

黄月蝉(左)与妹妹忙着收拾屋子搬迁。

(芙蓉6日讯)这厢神手拆屋,那厢住户还在紧张收拾搬迁,还未找到屋子搬迁的住户被迫暂住亲友家,而一名老年人甚至连神祖牌及神明也被迫搬到弟弟家。

由于两周前断电后,部分住户已迁出,不过家里的老年人却坚持留守家园,夜晚虽炎热及遭蚊子侵袭,可是却坚持不离开,可是今早眼看神手已一步一步走进,只好妥协离开。

不够时间收拾

一些居民听闻今日将拆屋,昨晚已漏夜收拾,可是毕竟居住了几十年,而且大部分也是属于祖屋,所以在短短半天根本无法收拾好。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老妇看到神手摧毁屋子时,不禁老泪枞横,甚至叫记者帮她与屋子拍照留念。

具纪念物品被割爱黄月蝉:暂住破屋

黄月蝉(72岁)与妹妹居住在父亲留下的祖屋,尽管爸爸在世时是芙蓉小贩同业商会的领导,而且留下许多非常有纪念价值的照片及牌匾,可是却要搬迁到比较狭窄空间的屋子,所以许多富有纪念价值的物品只好割爱。

她说,今早特别叫来亲友协助搬迁,否则姐妹俩也不知道如何收拾,因为是祖屋,所以家里有很多东西,甚至是古董。

她也说,妹夫也协助寻找运输公司,还好找到,不然最后一分钟也不知道要如何搬迁。

她披露,虽然最近已购买一间二手屋子,不过屋子的天花板毁坏,并不适合居住,可是现在祖屋被强拆,也只好暂住。

搬迁费用很大,需要几千令吉,可是地主至今并没有给予任何的搬迁费。

木屋居民在拆迁行动时,像难民般搬走家里用品。

执法警察强行清场居民遭遇如卵击石

面对家园遭强行拆毁,瞬间沦为败瓦颓垣的废墟,乌鲁沉香木屋区居民徒呼无奈。

今日百余名居民聚集在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的路口,遭执法警察的强行清场,及多辆神手的长驱直入,在场很多手无寸铁的妇孺只能以“以卵击石”的弱势姿态应对。

在场的妇女只能呆望着家园被毁,有些却情绪低落,一筹莫展,有些则控诉地主无情,没有让她们有足够时间搬走家里的物件,虽然她们在那里居住了30多年,但一夜间却沦为无家可归的难民。

一名掩面痛哭的少女则投诉说,家里还有70岁高龄的父母,他们家人原准备搬迁,也没搞对抗,可是地主却态度横蛮。藏放在家里的储蓄,她也没法拿出来。

她感到无奈的是,警方禁阻她进入拆迁现场。

数十罗里入木屋区搬运家具

拆屋大队今早到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居民拆屋,居民被迫立刻召来搬运公司的罗里,协助把住家内贵重物品、家具搬往他处。

今日的现场有数十辆罗里进出,忙着载送被迫迁居民的物品到他们的临时住宿地点,否则拆屋大队一到,神手捣毁木屋时,他们的家当就会毁于一旦。

一些居民由于屋内有许多物品及家具,而必须动用搬运罗里两三次来回住家搬迁物品。

被居民召来搬运物品的搬运公司经理雅丁说,在昨日已经有多户居民租用他公司的罗里搬迁家具及物品,由于他们的物品都很多,所以必须来回搬运多次。

他说,庆幸公司有多辆罗里可以出租,所以他才可以来回多次搬迁。他说,每一趟运输费是150令吉,每名工人的工资则是70令吉,今日搬运了4趟。

蓝美淇抱着8个月大的表妹,默默的望着被搬出的关公神像,心里百般滋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