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借美国“外压”扩军/陆培春

成功续任首相3年的安倍晋三是聪明过人的鹰派政客。

前不久,参议院围绕《战争法案》问题辩论,他面对在野党质疑时前言不搭后语,或避而不答,或答非所问,或暧昧不清地说:“我最后会综合判断”,问者为之气结。10余项重要法案在莫名其妙之下通过,从此日本国体变质,从放弃战争的“和平大国”沉沦为可以先发制人,与嗜战大国美国无异的国家。

如今,国会已闭会,但安倍明年7月仍需面对参议院重选的挑战,届时反对他的选民必定投反对票,万一大输特输,他便重蹈覆辙,像2007年7月底在参院选举败北一样引咎辞职(地方复兴部长石破茂刚成立新派系,准备挑战接班)。对安倍来说,明年参院选举显然是殊死战,绝不可等闲视之。

安倍应战之新策略,一是绝对不提《战争法案》之事,必须转移视线,给它画上句号。二是大谈“安倍经济学”及其“三支箭”经济复兴术,再次以经济利益为诱饵,希望容易受骗的选民投他一票。

或再沦为好战政客祭品

另一方面,安倍在外交上全力以赴,出席联合国大会前与印度、德国、巴西等首脑讨论一起成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后,还跟美国宿敌普丁总统卿卿我我,大谈经济合作(美正制裁俄,奥巴马必定不悦),妄图在外交上改善形象以捞取政治资本,通过这一“变脸”来掩饰其野心,使反对他推行《战争法案》的同胞会原谅他。日本人素来善忘又轻原则,很容易上安倍的当,把他视为爱国“英雄”。这也就是安倍胆敢强行通过《战争法案》,不怕得罪日本国民的原因(他确信选民迟早会“谅解”)。

为了讨好年轻选民,他也不择手段把投票年龄从20岁降至18岁,还在《安倍谈话》中对年轻一代极尽献媚的能事,胡说他们不必负起战争责任,等于说他们不必理会当年日本侵略他国的惨痛历史。

不少头脑清醒的日本人已发现,当今政局腐败及思想颓废,犹如战前那黑暗年代。那时,在日本大本营一边倒的宣传与严厉言论管制下,大家一鼻子出气,像中了邪般,完全迷信残暴的军国主义,断送自己宝贵性命。现在,他们觉醒了,并警告自己,倘若此刻不呐喊,不表态,一味保持沉默,则将允许悲惨历史重演,自己性命不保,周围亲友也会成为好战政客的祭品,这种变化乃现在与战前的最大不同点,值得关注。(其实这并非日本人自家事,战争受害者在此关键时刻如粗心大意,对日本走回历史老路的危险视而不见,若干年后,我们再沦为阶下囚或战争牺牲品的可能性也很大!)

日本扮笨猪吃美国弱虎

俗语说:“扮猪食老虎”,意思是指装扮成笨头笨脑的肥猪,但却轻而易举地把凶猛无比的大老虎吃掉。老虎被骗,意味着笨猪不笨,而是狡猾过人,老虎则比笨猪还笨。老奸巨滑的安倍就是这头肥猪,他开口闭口说要推行“积极和平外交主义”、“对国际做出贡献”、建设“美丽的日本”……幻梦联翩,又甜又美,无非想借美国的压力以实现扩军美梦(积极增加军事费、出口武器和向仇华的越菲等小国捐赠武器已变成现实了!),进而使日本跃升政治大国与军事大国的地位。

安倍只想当老大,不愿委屈做老二,他深明“弱国无外交”之大道理,脑袋充满战前军国时代的强烈“大国”和“一等国”意识和黩武主义。只是,当肥猪暴露凶相后,美国这头弱虎又是否重蹈覆辙,即正如二战初始,珍珠港遭日本偷袭般,非但无法“以日制华”,把日本当作反共堡垒,反而再次领教战后卧薪尝胆了70年的日本拿手之偷袭绝招而后悔莫及?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富士山下陆培春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