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地主律师争论
萧金良质疑庭令有效性

居民居住了几十年的老家就这样被夷为平地。

(芙蓉6日讯)罗白区州议员萧金良披露,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今日被地主强行拆屋备受争议,因为地主是持着2014年2月24日的庭令清空屋子,他质疑庭令的有效性。他说,针对上述争议点,他与地主律师代表及法庭人员争论,惟对方表示上述庭令的用途很广泛,并不影响今日的拆屋行动。

警阻进入威吓扣捕

他指出,今早他与吴金财欲要进入乌鲁沉香木屋区,惟被警方阻止,警方以“保护他们安全”为由,禁止他们进入乌鲁沉香。警方表示,如果他们不合作及妨碍警方工作,就会被扣捕。

以监督为由放行

他说,他今早连同陆兆福及吴金财在乌鲁沉香入口处,和居民一起捍卫家园,而被警方扣捕;惟过后他他向警方表示他并没犯罪及以“居民代表律师”为理由,必须监督整个拆屋过程,警方因而放行。

他指出,他改从加芙大道旁的小路进入乌鲁沉香。

他表示,今日地主已拆除约80间屋子,其中包括靠近玉皇庙及仙水乡一带的住家都已被神手及泥机车摧毁。地主今日派出4辆神手及3辆泥机车拆屋。

他说,有2家靠近大路的印度家庭已和地主代表达成协议,延迟至本周六搬空屋子。此外,当中有2户家庭无家可归,他们被安排暂住在珍珠园的单位。

一些依然居住的居民,在警方的监督下,清空屋内物品。

古纳:州政府袖手旁观

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事件已70年,州政府绝对有能力及权力解决,遗憾州政府选择袖手旁观,导致今日这个局面发生。

地主不人道

地主缺乏人道,地主绝对有能力每户给予1万2000令吉的搬迁赔偿费,但却选择使用如此强硬手段拆屋。

如果州政府当年给予乌鲁沉香木屋区居民地契,居民就不会被迫迁,因为当年居民都是在州政府的安排下,才会迁至该处。

州政府根本没有以民为本,政府应重新检讨土地发展及相关条例,避免历史重演。

阿鲁古马:安排居住却转售

当年居民在州政府安排下,迁至该处,过后州政府却将土地转售地主,这种做法非常不责任。

居民并非非法入住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他们在我国独立前就已居住在这里,理应获得地契。

木屋被摧毁后,居民在铁闸上插上国旗,非常讽刺。

警扣15人尿检采集指纹

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拆屋行动尚未完成,相信警方担心释放后,被扣留的15名国州议员及居民会再回到现场闹事,因此截至傍晚6时仍不放人!

最令人费解的是警方在录取口供后,竟然要被捕的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及沉香区州议员吴金财、居民进行尿检,甚至是检验脱氧核糖核酸(DNA),惟最后被15人的6名代表律师坚拒,最后只是尿检及指纹采集,脱氧核糖核酸则是采集不成。

截止今午6时,被带回警局录口供的15人仍留在芙蓉新城警局内。

据悉,警方在下午时段已完成两次录取口供程序,可是最后却是一直拖延不释放被捕的15人。

陆兆福吴金财录口供

被逮捕的陆兆福、吴金财及居民是在今早9时,被警方卡车载送王芙蓉警区,他们被安置在警区的礼堂,过后就一一被召录取口供。

行动党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新那旺区州议员P古纳、马口区州议员周世扬、拉杭区州议员玛丽祖丝芬、万茂区州议员叶耀荣都在较后前往警局了解情况。

他们也打包食物给被扣留的陆兆福、吴金财及居民。

要求律师陪同

武吉甲巴央区州议员谢琪清今早也赶到芙蓉警区了解情况。谢琪清说,警方在逮捕15人后,该党要求15人在录取口供时都必须有律师陪同。

播影片证实妨碍警办事

他说,今日陪同15人录取口供的律师除了他本人,还有乐巴区州议员威拉班、李凯业、陈丽群、卡迪文及许伟民。

他也非议警方的逮捕行动是非常不公平的。

据悉,被扣留的15人中,有一人是又聋又哑的居民,也不知道警方要如何录取口供。

据了解,警方也在较后播放片段予被捕的15人观看,并要他们确认在事发时,他们所做的一切是在妨碍警员执行任务。

被扣12小时15议员居民获释

阻止地主展开“拆屋”行动,2名国州议员及13名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居民遭警方扣留长达12小时后,终于在今晚7时50分在森州行动党律师团的担保下释放。

澄清骂地主非警员

陆兆福在记者会上表示,今日乌鲁沉香拆屋行动,警方在今早8时许扣捕15人,包括他本人及沉香区州议员吴金财。

他说,他们是在被扣捕的半小时后,被押返芙蓉新城警局,而他们也在下午3时完成所有录取口供的程序。

“我们先是被安顿在警区礼堂内登记资料,过后每人录取口供,并在中午前已完成。”

他披露,他们以为警方会在中午1时就被释放,但期间警员却购买午餐予我们,过后既播放短片,同时进行第二轮录取口供程序,因为警方要证实我们是否曾在被捕时谩骂警员。

气地主高压手段

他指出,他已向警方解释,并在口供中说明只是曾针对地主One Vista骂出王八蛋(Bastard),而非是谩骂警员或任何族群。他也否认骂出一句“Celaka Melayu”(该死的马来人)。

“我们也了解警方的责任,当时芙蓉警区主任也曾叫我们疏散,但同样地我们也有各自的责任,我们也没有责怪警方。不过,面对地主的高压手段,一并强行拆除尚未搬迁的住户,我们感到非常生气,而我也才会谩骂地主的华裔代表。”

录口供如犯人

陆兆福透露,他们被扣留的过程也犹如犯人般需要录口供、检查指纹等。

他强调,他并非针对警员或警方,只是在捍卫乌鲁沉香居民的家园,希望大家不要歪曲他的言论或谩骂。

他说,他们录口供过程全程由律师团陪同进行,今天他们15人是由陈丽群律师担保外出,一个月后须再返回警局报到。

他也感谢森州行动党全体国州议员现身捍卫乌鲁沉香木屋区。

他说,尽管地主逼使乌鲁沉香木屋区引发今天的拆屋悲剧,可是该党不会停止协助居民工作。

2名国州议员及13名乌鲁沉香居民遭警方扣留长达12小时后获担保释放。左三起为萧金良、周世扬、阿鲁古马、张聒翔、P.古纳、谢琪清及陆兆福。右二起为陈丽群、玛丽祖丝芬及吴金财。

吴金财(左二)及陆兆福(左三)在行动党议员陪同下,走出警局。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