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学生照追债 家长现身炮轰
补习中心曾发警告短讯

3名家长星期一现身指接获补习中心的警告短讯,左起黎潍裮、杜女士、黄田志、陈女士、曾女士。

(加影5日讯)孩子照片被补习中心贴出来“追债”的3名家长,指补习中心曾发警告短讯促他们还清补习费,否则将把孩子的照片制成横幅悬挂在学校附近。

他们今日现身说法,叙述补习中心“形同阿窿”般的追债手法,并指补习中心不但把附有4张孩子照片的横幅发送给家长,也把横幅悬挂在学校和住家附近,公开羞辱学生。

据了解,附有学生照片的横幅于上星期五被家长发现悬挂在学校附近,一地方出现两幅,另一地方出现7幅。

4名照片“出街”的孩子,分别在两间不同的补习中心补习,其中3名孩子5月已停止在补习中心补习,另一名孩子在3月停止。

今日现身的3名家长,其中一名已缴清补习费。不过,因一时疏忽,没向补习中心索取收据,导致补习中心不断向她追讨270令吉的补习费。

孩子补习中心学赌博

3名家长今日上午在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加影市议员黎潍裮的陪同下,向媒体讲述事发经过。

今日未出席记者会的家长林女士,早前已通过电话向记者称孩子在补习中心学会赌博后,马上停止让孩子到补习中心补习。

黄田志说,他会尝试联络两间补习中心,让家长和补习中心负责人交谈。

他说,家长拖欠补习费和如何摊还是两回事,但补习中心不应模仿大耳窿的追债方式。

他说,家长之前已报案,不过,家长出示短讯证据后,会协助他们再向警方报案,希望警方援引刑事法典恐吓和刑事诽谤调查。

补习中心发短讯警告家长,不还钱就等着让孩子的照片贴在横幅示众。

“从没贴照追债”
补习中心承认2人是其学生

补习中心职员朱先生受询时说,该补习中心已在上星期六晚报案,以免名誉继续遭破坏。

他说,该补习中心没有这样做,事发经过要问当事人。不过,他欢迎家长前来补习中心与他们谈。

他说,他们也是从报章看到有关的横幅,附在横幅上的4名学生照片,其中两名为该补习中心的学生。

他说,有的家长欠3、4个月的学费,最高200令吉,至于欠千多令吉的家长就不清楚。

不过,当记者询及是否可取得老板的联络电话时,朱先生称不方便把电话给记者,同时指会把黄田志的电话交给老板,后者希望双方可坐下讨论。

另一间补习中心的职员刘先生受询时表示对该事件不了解,老板才能回应。不过,同样地,对方也不向记者透露老板的联络电话。

陈女士出示9月12日接获补习中心的警告短讯,短讯也附上印有孩子照片的横幅。

不曾拖欠补习费

家长●陈女士(39岁)

9月12日接获补习中心发出的最后警告短讯,促我们还清补习费,短讯还附上相关的横幅,横幅印有4名孩子的照片,包括我的孩子。

我于7月8日收到补习中心的电话指拖欠补习费,觉得很奇怪,并向对方称已付完所有的补习费,并要求对方查核,但对方称非电脑系统,无从查询记录。

接着在7月11日,就收到补习中心追讨补习费的短讯,而丈夫也在7月22日接获补习中心的来电,因没欠补习费,我们在22日当天向警方报案。

孩子在5月28日已停止在补习中心补习,但补习中心却迟至7月22日才追讨270令吉的补习费。

向来,每个月的8到12日,我会把补习费交给孩子,并由孩子交给补习老师。

3月和5月没收到收据

补习中心有提供交通载送孩子,每次把补习费交给孩子后,就会交待补习中心的司机,孩子到了补习中心后记得提醒孩子以把补习费交老师。

孩子交了补习费后,会把一张手写的收据交回来给我,不过,因一时大意,3月和5月没收到收据后,却没追问。

停止孩子在补习中心补习,是发现孩子所补的英文和国文科,5月23日的学校会考后成绩没进步。

我没拖欠补习费,又不是不还,补习中心岂可使用这样的手法?我有4个孩子,每个都有补习,首次面对这样的问题。

住家附近发现横幅

家长●杜女士(22岁)

在住家附近发现有孩子照片的横幅,一共有7幅,且沿路悬挂直到学校附近,相信已挂了多天。

上星期五发现横幅后,马上拆下其中一张后就到警察局报案,报案后警方叫我把剩下的6张也拆下。

曾接获补习中心老师的来电指若不还补习费,就会把孩子的照片贴在学校附近。

补习中心老师身为教育工作者,为何口出狂言恐吓?而且补习中心欠理想,8岁的孩子补了半年后成绩没进步,于是,5月初补了3天后就停止,平时是一星期补5天,每月的补习费是110令吉。

5月份补3天时,负责人还向我称是免费的,过后却不断向我追讨90令吉的补习费。为免被补习中心纠缠,我答应还钱。

不过,因人在柔佛,两、三个月才回娘家一次探望孩子,于是就向对方称我到母亲家后就会去还钱。

欠逾千元要求慢慢还

家长●曾女士(40岁)

9岁女儿从1至5月补习,每月的补习费是250令吉,欠千多令吉的补习费。

丈夫生病,经济有问题,没钱交补习时本来要停止,但补习中心负责人一直劝我们补下去。

补习中心6月开始追钱,我向对方称会慢慢还。

不过,对方称,如果不还,要把孩子的照片贴出来,及另外叫人向我追补习费,手法如同大耳窿追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