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面看法推高风险

当市场情绪好转,大马信用违约互换的利差也将恢复正常水平。

国际信贷评级机构穆迪最新报告指大马的主权信贷评级,连同另五个发展中国家被列入垃圾评级。

穆迪指出,这是根据信用违约互换(Credit Default Swap) 利差定价(spread pricing) 来决定,而有关利差显示,大马已被交易所商列入”隐含垃圾评级”。

大马财政部马上回应说,信用违约互换只反映市场的看法,而它本身的波动是激烈的。

何谓信用违约互换? 它其实是一种投资者为债券发行商可能违约风险而购买的保险。

只要违约的风险被视为更高,投资者就须付出更高的代价来购买信用违约互换,而其利差也将扩大。

在前两星期,巴西的信贷评级被调降至低于可投资评级的水平。

而信用违约互换的投资者普遍采取避险策略,并采取行动惩罚面临类似挑战与风险的新兴市场,例如大马丶秘鲁丶南非丶巴林丶土耳其及哈萨克。

惊慌失措的投资者将这些国家的信用违约互换利差降低至少五个等级(市场隐示评级) ,主因是原产品价格暴跌丶货币下跌及政治风暴。

事实上,大马信用违约互换的利差自2014年12月一直持续升高,从平均80个基点,于当年年杪处于稍微超过100点,过后一直往上升。

这反映了投资者对美国升息及其对大马经济影响的忧虑。

随着更多不利大马的负面消息出炉,截至上月25日,大马信用违约互换的利差扩大至221个基点。

CDS未反应基本面

令吉急速暴跌,令投资者犹如惊弓之鸟,更加剧整个不利局势。

不过,我认为,我们不能从大马信用违约互换利差的扩大后表面价值来看待,因为它并未反映我国经济的基本因素,也不代表大马的信贷评级会在近期内被调低。

这其实是信用违约互换交易商,认为大马无力还债的风险升高。

经济强稳 信评无损

济基本面确实稍微转弱,但实际情况并不如这些交易商们想象般糟糕,而且还受控制。

无论如何,信用违约互换交易商如何看待大马的违约风险,或将不会在近期内影响大马的信贷评级。

这是因为信贷评级机构是采取较全面及长期的评估,来衡量一个国家的信贷评级。

事实上,穆迪旗下另一家机构才刚刚确认我国的A3评级。 

我最近出席首相署表现管理与绩效单位(PEMANDU) 的最新汇报所得,所有三大国际级机构皆未对表示对大马过于担忧。

因此,我认为,我们不应对大马信用违约互换利差扩大一事过于担忧。

外资证券占逾半外储

事实上,在2008/09年期间的美国次级房贷危机,大马的信用违约互换利差更曾一度飙高至300个基点,过后于2011年杪,欧元眼区多个国家爆发主权债务危机,大马信用违约互换的利差再度冲抵达200个基点。

我坚信,当市场情绪好转,对大马的负面看法改观,大马信用违约互换的利差也将恢复正常水平。

尽管如此,我们也不应自满,因为诚如目前大马的信用违约互换利差,外资对大马的看法非常负面。

况且,外资目前仍持有总值约1980亿令吉的固定收入证券。

这是一笔庞大的资金,相等于我国外汇储备金逾半数。 

若外资始终对大马缺乏信心,或脱售证券,将资金汇回国,这对目前已经非常疲弱的令吉将是雪上加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