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迫不得已贴横幅
补习中心营运经理道歉

20151005224242

黄田志(左)和补习中心业者(右)召开记者会。

(加影6日讯)被指模仿大耳窿手法张贴学生照片追收补习费的补习中心营运经理,在事件发生及引起公众非议多天后终于今日现身公开道歉,同时他声称本身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他承认张贴横幅向家长追债之举是他所干的,并针对本身所作所为公开向学生道歉。

他说,这主要是欲传达被拖欠补习费却追讨不果的问题,并估计每年被拖欠40%的补习费,直指问题严重。

拖欠补习费半年

他说,相关家长拖欠补习费已逾半年,尽管较早时曾通过各管道包括向家长发短讯、拨电,并把制好了的横幅拍照后发送给家长,希望对方能马上清还补习费,但家长却对此没有任何反应。

“由于追讨不果,只好通过这样方式逼使家长还债解决问题。”该名罗姓营运经理(29岁)今午在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陪同下,向媒体叙述来龙去脉。

不听电话不回复 迫家长“跳”出来

罗经理说,虽然明知这样做会伤害无辜的学生,但用意是迫家长“跳”出来,因为之前,不管发多少封的短讯或拨多少通电话,拖欠补习费的家长都不理会。

横幅拍照寄家长

“他们不听电话也不回复,致使不断追债的我们,积怨和受委屈,加上老板不断追问,迫不得以下才出此下策。

“我在8月份已制好横幅,共有20张,但一直收在车厢,直至两星期前,才把其中3张横幅悬挂在学校附近,而上星期五发现的横幅,是最后两幅。

“我也把横幅拍成照片发送给家长,希望他们看到后能作出交待,不幸的是,家长一样不理会。”

5个月没还过钱

他以其中一名拖欠千多令吉补习费的女士为例,她孩子1月开始补习,每月补习费是270令吉,不过,到5月停止时,一分钱补习费都还没给过。

他说,这位女士连续3个月分文未付后,公司已打算停止她孩子继续在该中心补习,不过,她拨电给负责人称经济有问题,希望老师帮忙让孩子继续在该中心补习。

他说,补习老师发现该名学生好学和成绩不错后,允许学生继续补习,不过,4和5月的补习费,若家长不给,就得由老师承担。

补习老师被迫扣薪

罗经理表示,最终,该名补习老师得承担两个月的补习费,补习费从薪水中扣除。遗憾的是,家长不但没向该补习老师致谢或说声对不起,还在报章指责他们的追债手法像大耳窿。

他说,该女士的孩子在该中心补习两星期后,该名学生的表弟也来中心补习。当时,表弟家人称经济有问题,要求优惠,于是,中心也只收110令吉的补习。

他说,新闻见报后,对该补习中心造成很大的影响,两间补习中心是同一个老板。

否认孩子学赌博指责

罗经理说,4名家长拖欠的补习费数额不一,若收不到,只好当“烂账”。

他说,该笔补习费从4、5月拖到今天,为减少亏损,该公司考虑将3个月没缴交补习费就停止补习的条例,改为一个月。

罗经理指一名家长声称孩子在补习中心学会了赌博,这是不确实的指责。该名孩子与同学赌博欠钱后,同学在补习中心向他讨钱时,刚巧被补习老师听到。该名孩子在补习中心补习一年后,于4月停止,即该案被揭发两、三天后就停止。

他表示,该名家长第一个月送孩子来补习时,已表明经济状况欠理想,每月240令吉的补习费,会以分期偿还方式付,即一个月付100令吉不等。后来累积欠至600多令吉,中心拨电给她她不听,发短讯也没回复。

“即使她经济有问题,若每月还50令吉或100令吉,我们也是会接受的。”

缴费没收据不合理罗经理指陈女士缴交补习费后没拿到收据,该中心只有两名职员负责收钱,一个负责发收据。

补习费不可能交司机

“陈女士的孩子停止补习后,我们就联络她,她说不要一直联络她,她已缴清补习费。不过,我们要求她出示收据,并要求她到中心来。”

陈女士首次指把补习费交给补习中心的司机,这不合逻辑,因为平时都是她孩子把补习费带去缴,后来,再追问她,她又说会查看有无汇入银行户头。

“我们第五次联络她时,她已不悦,并指是中心的问题,交了补习费后没发收据。追了几个月,她不回应,连电话也不接,我们尝试通过补习中心的司机上门找她,去了三、四次也不果。

“后来,我们把制好的横幅拍成照片发送给她,当时,横幅还没张挂在外。”

黄田志促市会发罚单

黄田志说,补习中心非法悬挂横幅,会要求加影市议会发出20张罚单给补习中心。

他说,虽然家长拖欠补习费,但补习中心不应使用这种不当的手法追债,他担心歪风延续。

“我认为这事件已告一段落,有关拖欠补习费还不还的问题,则交由补习中心和家长本身去寻求解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