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回去中国吧!/慕容嫣

 

旅行的意义也许不是探险,不是满足想象中的异国情调。旅行也许只是找一个靠窗的火车位置,让景色和风土隔着一道玻璃,融入旅人的心。更懒的旅人,选择在陌生城市最热闹的广场坐着,看熙攘的人群。不论在国内或国外旅行,我最大的兴致似乎只是在人潮中观察各地的人种和肤色。

有时候我会看到一身传统马来服装打扮下的脸蛋,露出了她或他祖辈可能有阿拉伯血统的痕迹。或者肤色白皙如人民公正党主席阿兹嘉的,肯定祖父母辈中其中一个是华裔。当然,马来服装下肤色比多数大马印度人更黝黑的也比比皆是,比如前副首相嘉化巴巴。

很多马来人特别是巫统党员盲目坚信自己“马来族群身分”的纯正性,一方面是由于缺乏历史认识,一方面则是缺乏对形成族群特征的社会学知识,才容易被善于操纵种族主义的政客利用,作出种种挑衅族群关系的行为和言论。

如何鉴定血统成分?

同样的,华人或许比较少发出种族极端的言论,却依然受困于族群身分固定化的迷思。例如马华公会的党章规定,党员必须拥有至少50%的华裔血统才能入籍。至于如何鉴定血统里族群成分的百分率,则没有详细说明。马华历届主席有不少是土生华人,或称海峡华人的后裔,这些海峡华人之中难保华裔血统少于50%。当然我们还没将南来的华人,这些百越族、南蛮等的后代的混杂血统计算进去。如果认真和祖宗十八代的血统秋后算账,纯正炎黄子孙的血统大概会被稀释得比臭氧层还要薄。

近来研究中国少数民族的学者纷纷发表了许多关于东南亚民族迁移史的研究。不少研究指出,也许马来西亚华人、马来人和原住民的真正始源地不是中国云南,而是广西、广东、云南、四川等交界处。如果要叫来自中国的人都滚回中国去,相信不只是华人,连马来人和原住民都要滚回中国去。

可今天的中国不是由民选的政党执政,而是一党专政的制度。共产党对严重贪污的的处刑是枪毙。所以没有涉嫌贪污的干净支持者滚回去中国后大概也还能活。至于那些肮脏的支持者,滚回去中国后就没有了再涉贪腐之地。所以,不要随便叫别人滚回去中国或者哪里。还得先查明自己的族群身分、血缘等底细。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