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湖/李忆莙

其实我并不是很喜欢海。海总给我一种惶惑的感觉。

海的性格千变万化,我已经记不起怎样的海给过我最深刻的印象。反倒是海风,我的感受最为深刻。其实海风一点也不清爽,总是夹带着盐的成分,黏搭搭的,很讨厌。到海边去你即使不沾海水,海风一吹,也免不了周身黏搭搭,我就会想起一句话:不吃羊肉空惹一身膻。对了,这就是这么的一回事。

金属被海风腐蚀

 海风除了有盐,还夹带着一股无形的破坏力。小时候曾经住过海边,知道什么叫着“被海风腐蚀”,那就是所有金属制品的表面都会长出一层锈。我尤其记得家里的门窗、门窗的把手、铁栅、窗花、锁头之类的东西无不是锈渍斑斑的。母亲不时会用一块丝瓜皮,已加了醋的肥皂水使劲地刷洗。除了铁栅、窗花和门锁,连厨房里的冰箱表面、水龙头、花洒等等的都无一可幸免。

当然,这些所谓的破坏,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只因记忆所及,不时想起罢了。

不怎么喜欢海,因而对海岛之类的旅游胜地也是兴趣缺缺的。而海的不确定性,大约也给了我一些忐忑——谁知道它什么时候发怒而掀起惊涛骇浪,酝酿风暴?

对于海,即使是在那个很青春的年代,也不认为林青霞秦汉的沙滩漫步,或奔跑的慢镜头有多浪漫。见到有人挽着鞋子赤足走在沙滩上,或奔跑嬉戏什么的,我最先想到的是:沙滩上到处都是尖锐的贝壳,赤足好危险呵!

没办法,性格使然。总是在最不恰当的时候,想一些最煞风景的事。我也不是未曾想过,要让生活拥有多些风景和情趣,可是就是浪漫不起来。若说浪漫是一种境界,也近乎是缥缈空幻的。就像一篇拼凑的文章,字里行间朦朦胧胧地交织着似有若无的文思,令人看起来只见其人在胡言乱语。说到境界,还真的没有。这不是很可笑吗?——若说“朝看曦日升,暮送夕阳下”是一种很高规格的情致,或许,海就真的能变得既深情又灵秀,不是我我所惶惑的海了。

说到深情灵秀,那便是我心中的湖了。湖的深情是宁静,像一面镜子,水仿佛是凝结了的。映照着碧蓝的天空,一时间还真的分辩不出哪是天,哪是水呢。因为湖的宁静,周边的景物被衬托得宛如一幅画——那就是我心中的深情与灵秀的意境了。

湖一派宁静

湖很单纯,在于它的冷露无声,一派宁静。比如多峇湖,它是那么的大、那么的开阔,在阳光下,水面是亮丽的,亮得耀眼,亮得闪光,但它却是宁静的,镜子似的湖水,反映着天空,反映着山峦,湖水里的倒影,绿意森森。水天一色啊,那是画的风景,也是自然的景致。而小的湖呢,则小得十分灵秀,那便是我们最为熟悉的矿湖。在天苍苍,野茫茫之中,知道那里有一个湖,所看到却是满眼的绿茵——那是布袋莲,浮满在湖水上,开着紫色的花。微风掠过湖面,泛起起一圈圈涟漪,那简直是天工造就的艺术品——这是热带的湖,我们的湖,没有四季之分。而北国的湖呢?该怎么去描绘?何劳伤脑筋,现成的可多了,随手拈来便有:“坐听一篙珠玉碎,不知湖面已成冰。”

此乃南宋范成大的诗,诗中不仅有人有景,还能听到冰碎了的撞击声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