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纹/零度

为了掩饰自身残破与脆弱的精神内在,于是创造一个想象与概念投射的主体以寻求慰藉。他日夜祈祷着,只为了这主体能够维持和谐与结构的美。他是承认的,自己无法承受那可怖的真相,人类是多么愚蠢且自私的族群。他分明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荒谬的重复,在每个事件之间都存在着必然的逻辑。他没有阻止反而放任,他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他渴望毁灭,然后重来。

“仅仅为了那美好的概念毁灭一切,值得么?”每一次作出抉择时,脑海总会浮现她最后的质问,像是烙印在海马体的指纹。

“又有谁能够忍受瑕疵然后装作若无其事?”他还记得他最后的回答。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的对话,很多年后的今天他后悔了,于是选择了创造一个想象与概念投射的主体以寻求慰藉。他再也无法承受另一次的重来,他拒绝在这些重复的运行之间作为一个参与者留下自己的印记。从此再也没有任何能够论述能够解释他的行为,仿佛是一道道无法解开的谜语,符号般却没有任何通道能够抵达那最初的概念。

任何话语都无法负荷而他否定所有诠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