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茨厂街/林子军

我一直很喜欢茨厂街。从中学时期喜欢在放学后到那里游荡。记得巴士会停在星马商场前方,之后我便会先走进商场里闲逛一会儿,看些有的没的;离开星马商场,总会走上前面的行人天桥,缓缓步行至对面的茨厂街。我这时便会光顾麦当劳,看看自己刚刚在商场里买的漫画,吃个快餐,然后再转战茨厂街。

我记得茨厂街总是挂着具有浓浓华人文化色彩的红灯笼。街道里头有很多卖盗版光碟的摊贩,还有玲琅满目的盗版名牌。街角那档卖豆腐花的档口总是让我忍不住停顿下来,大快朵颐一番后才心甘情愿的前往商务书局继续我的文青之旅。在商务书局饱肚免费书籍之后,会走到附近的学林书店继续贪心的阅读。待满足了求知欲望,这才心满意足地踏上归途。

这样的茨厂街记忆,是我在过了这么多年都还会想念的东西。那里有着浓厚的人情味,有着我们华人在马来西亚扎根的丰富历史。 

集体回忆

这样的记忆,我相信能引起许多人的共鸣。最近国内政局纷纷扰扰,尤其是来到茨厂街这一块,总是让我颤抖。我们不是已经做到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地步了吗?我们长年来安分守己,却还是换来如此对待。他人的咄咄逼人,别人的蛮不讲理,我们还是一样的抬头挺胸、任人鱼肉。民主自由不是应该人人平等、无分种族、无分肤色吗?为什么冷饭一直拿出来炒了又炒?我内心有很多个的为什么……就容许我无病呻吟一下好了。 

为什么是红色?红色是要血流成河?还是自己太过敏感,什么事情都拿来生气一下?为什么要来茨厂街踩场?这条线清清楚楚,为什么要跨过?楚河汉界,你有你的,我做我的,大家本相安无事,为什么还要来闹?对国家人力资源的贡献非常低也就算了,为什么来到这种无谓的活动却突然很踊跃的贡献平时难以发现的人力资源呢?所谓尊严两个字,别人到底明白多少?固打制没有损我们莘莘学子的尊严吗?每次只好在报章上哭闹,才换来一个可以在本地大学求学的机会。这本来就是所有马来西亚人本该拥有的权利,为什么我们总是被拒于门外,而别人却是条条大路通罗马?

以上种种也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尊严,在我看来,别人用得太简单,用得太肤浅,让我觉得不忿与难过。 

颠倒是非

黄衣运动本旨是要公平与廉明的政府,与种族政治无关;为什么别人可以那么轻易地划上等号,来个以偏概全,颠倒是非黑白?一个本来就是毫无恶意的活动,就这样被无知的别人不断抹黑,搞到现在连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也牵涉在内,真是难看不已。种种举动,似乎在证明某些人开始丧失在了理智,完全被洗脑,以为种族政治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茨厂街不是只是我们的地方。它是我们马来西亚人引以为傲的文产化物,它是属于我们大家马来西亚人的地方。请不要自我践踏。试想想,你会破坏自己的家吗?你的家里是否设定了某个角落只允许某种人进入呢?如果没有,为什么还要自己自行破坏自己的家园,自我局限自己人的进出?我看我们应先冷静一下,自我反省,才来再谈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