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三年来右三年/南洋社论

“花3年才解决烟霾?时间太长了!”

印尼烟霾困锁东盟国家,受害最严重的邻国包括新加坡大有烦言,我国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也忍不住表达对印尼治霾无方的不满。

阿末扎希回应印尼总统佐科承诺3年解决烟霾问题的谈话,希望印尼不要只是纸上谈兵,而是把承诺化为实际行动,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让区域烟消霾散。

他表示,大马欢迎印尼的承诺,但3年太长了,且烟霾每年都在重演,导致我国的医药成本增加,特别是对哮喘病人的影响。

阿末扎希认为,印尼领导层既已关注这件事,并与受影响的东盟国家讨论长期解决方案,但我国认为这些努力还不足够,因为烟霾问题持续发生。

过去的20多年,东南亚的烟霾受害国就不断通过舆论压力和外交途径,要求烟霾的主要“制造和输出国”印尼严格管控国内的林火,但是印尼显然无法有效也缺乏迅速解决问题的方案。

邻国如大马和新加坡不断的直接批评及施压,非但不能解决或消缓林火所引发的烟霾问题,反而造成邻国之间关系的紧张。

东南亚的霾问题肯定是源于印尼,但这个区域最大与人口最多的国家在林火的管理显然令人失望,邻国不堪烟霾干扰而出面交涉,又被指为反应过激干预内政。

印尼这种未严正看待问题的处理方式,正是邻国最大的困扰。在这方面,最靠近的邻国大马和新加坡都有哑子吃黄莲的经验。

1997年烟霾大作,大马欲派遣消拯队员到印尼协助灭火,却被视为干预主权;2013年,新加坡受烟霾侵袭而强烈批评,引起印尼多位政府高官的反弹,一名部门首长更说林火是大自然灾害,新加坡不该像个孩子一样对雾霾大惊小怪。

去年杪,东盟成员国签署了东盟跨境烟霾污染协定,为克服跨境烟霾问题创造了历史性的进展。

部分东盟国家主张跨境协议能够建立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机制来解决烟霾问题,但印尼坚持东盟的不干涉原则,《烟霾协议》只能在法律约束力与不干涉内政之间协调,既考虑烟霾“受害国”的利益,也必须尊重印尼国家主权和遵守东盟不干涉内政原则。

跨境烟霾污染协定能否有效抑制或消除常年的人为灾害,相信东盟各国都心里有数。

印尼是全球最大的棕油和橡胶生产国之一,种植业长期以来采取烧林辟地的低成本种植方式已习以为常,随着经济的发展与对农产品需求的增加,烧林扩地的情况只会益形严重,林火和烟霾恐怕只会继续困扰邻国。

烟霾问题不但影响人民的生活作息,冲击国家的经济,对环境造成严重的破坏,更引发国与国之间的龃龉。学校上课时间打乱了,飞机航班延误了,百姓呼吸病症增加了,政府也向烟霾来源国表达不满了。

空有跨境协议,问题若无法从根源下手治理,风不改向,烟霾照飘,左三年来右三年,你我他又可奈何?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