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华教生力军40年
陈肇强桃李满天下

为教育无私的付出,让陈肇强荣获沈慕羽教师奖。右为何月怡。

1973年,一个穷教师的年代,教师每月工资只有区区400令吉,但凭着对教育的热忱,当年只有19岁的陈肇强义无反顾投入教育界,40年的教育长征路,培育出一批又一批华教生力军。

陈肇强一生都与教育息息相关,不但父亲、岳母、妻子、姑姑及多名长辈都是教师,他更是在校园内出世,从小就被朗朗读书声包围,潜移默化下,从小就立志当教师。

陈肇强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披露,中五毕业后,他通过担任校长的姑丈,进入吉打日得拉中华小学当临教,当时的校长刘文不假思索就派他教5B班。

带领放牛班成绩大跃进

“当年5B班是放牛班,校长的决定等同将最重的担子交托我,因学生年尾将有一项类似现今的小六检定考试。

他表示,校长还在多名同事面前扬言,若他能令学生成绩大跃进,就会出钱请吃大餐,结果少年气盛的他不负所望,顺利吃了一餐。

陈肇强桃李满天下,多年来培育了多名杰出的灵魂工程师。

将“南”读成“蓝”汉语专才也曾误人子弟

陈肇强是汉语语音专才,自90年代起,常受邀到各地为华小老师主讲汉语语音教学,提升老师对语音的掌握,巩固华文教学的发展。

陈肇强笑言他也曾误人子弟,因60至70年代的华语课本只有注音,80年代初才改为汉语拼音。

时刻注意不再犯错

“因不了解发音,我曾将‘南’(nan)读成‘蓝’(lan),汉语拼音推广后,才发现我一直都教导学生错误的语音。”

他表示发现多年的语音问题后,就立志学好华语,多年来,无时无刻都注意自己的汉语发音,避免再误导学生。

陈肇强曾为《南洋商报》商余版撰写专栏。

当教师不应怕苦

陈肇强表示,随着时代变迁,教师的服务性质,从早期的为小孩取名、念祭文、担任行政秘书,到现今的担任评审、训练学生、带学生出游等。

“有很多教师会认为他们做这么多,会很苦,但其他行业也是一样苦呀!为人师表者不应觉得苦,若觉得苦,就失去热忱了。”

他表示,教师不可只在课堂教书,要走入社会,与学生打成一片,就可一直“保温”。

“教师就是学生的‘示范单位’,必须给学生做好榜样,因此也要经常进修,提升自我,才能保持做教师的热忱。”

陈肇强一生与教师密不可分,连结婚也选在教师节那天。

照顾双亲教育孩子太太支持无后顾之忧

陈肇强表示能获得沈慕羽教师奖,全因太太何月怡一直默默支持,替他照顾双亲,教育孩子,让他没后顾之忧,可专心为社会服务。

“我能得奖,内心非常高兴,它是对我的肯定,但最高兴的还是看见学生有成就,出现在各报章上。”

他也披露,40年的教学生涯中,印象最深刻是在国油大学教授中文,学生来自世界各地,对华文全是零基础。

“虽是上中文课,但我们主要交流是英语,让我有莫大成就的是,学生在一学期内,就学会基本的听、说、读、写,但让我很心疼的是,学生无法进一步进修,几个月后又退回原点。”

加入非回教事务局上班出席活动退休更忙

陈肇强2012年从怡保师训学院荣休,原为退休后可过含饴弄孙的生活,但掌管非回教事务局的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医生却多次邀请,最终在2013年10月加入该局当事务官。

“现在,我比退休前更忙,除了上班,周末还要出席活动,但也正是如此,我才能获得沈慕羽教师奖。”

他如今最希望的就是身体健康,继续为民服务,让民众知道社会不太冷。

专访:潘兆政

专访:潘兆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