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强行实施单元教育政策(下篇)/王介英

笔者出身渔乡,与新任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是同乡。他有华裔义父,我有巫裔Pakcik。

记得童年时,陪同父亲一起出海捕鱼的那些马来叔叔与我们一家和睦共处,情如一家人。后来我离乡背井,出外念大学,马来叔叔的子女也出外接受高等教育,我们一直都互相扶持,互相关怀。

其实,不论你在哪一个行业,你的身边不也有一些与你合作愉快的各族同事、朋友吗?

艾迪普特拉说得对,的确华巫两族的平民一直都和睦共处,休戚与共,这已是我们大马的一项传统。出身马来Kampung的华人,必与我拥有相同的记忆与感受:马来同胞是有情有义的民族。

不合作条条是死路

当年,两位马中伟大领袖敦拉萨与周恩来,在他们病危的人生最后阶段,坚持亲自完成两国的建交工作,不仅因而建立了两国特殊的关系,也无形中缔结了马来民族与中华儿女的深厚情谊。

因此在当前情况下,维护种族和谐的传统,是我们华巫两族平民的共同责任;促进互相尊重、互利共赢,营造合作、共享的机制,是我们的共同使命。

大马各族先贤凭着高超智慧与非凡远见,建立起来的这套传统,我们要真心诚意去珍惜,要不惜一切代价去捍卫,切莫让别有居心的野心家与目光如寸的偏激分子破坏各族合作、互信的基础。因为没有了这个出自“真心”的互重互爱的基础,“什么我们是一家人”、“什么我们共享政权”都是美丽而空洞的口号,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人与人交往讲求这个“真心”,族群与族群合作也讲求这个“真心”。现在我要保存华小,你却非要消灭华小不可,那我们还怎么相处?怎么合作?除了与你彻底绝裂,我还能做什么?

邓小平认为中国除了“改革、开放”,条条都是死路。笔者认为,在多元种族的大马,各族除了携手合作,也是条条都是死路。

王介英教育视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