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埃采金矿场满山喷含氰水
闽紫金山涉危险开矿

露天堆场里,工人会向矿石喷洒氰化钠溶液,将黄金溶出来,再收集金水运往冶炼厂提取黄金。

(北京4日讯)天津大爆炸暴露了中国管制危险品的重重漏洞,也揭示各地对俗称“山埃”的氰化钠有庞大使用需求,背后涉及矿业仍以山埃采金炼黄金。

香港《明报》报道,有“中国第一金矿”之称的福建紫金山是每吨矿石只含0.3克黄金的“极低品位”矿山。

紫金矿业开采需用上大量山埃溶液,露天向满山矿石喷洒,开采过程产生数以千万吨计的矿渣废水储存在尾矿库,也成为生态环境的计时炸弹。

保护工人不足患肺病

紫金矿业强调所用的氰化钠溶液浓度低、重视环保及作业安全,但有工人投诉在保护措施不足下罹患严重肺病,村民不满当局及企业为黄金而牺牲他们的安全,却未有适当补偿。

连买医疗保险也不够

村民表示,自从后山10年前开始堆起矿石,不时扬起“污气”,许多人患有肺气肿。他们以前种水稻为生,现在水稻不能种,政府以每平方米7毛钱向村民赔偿,数目连买医疗保险也不够。

河水水面不时漂浮着五颜六色的东西,人们买瓶装水或到附近山泉取水,当地水利局人员也买。有小孩浸水后皮肤起疱,不敢再碰河水。

指山埃浓度低可饮用

紫金矿业环保与安全总监刘荣春向《明报》透露,2010年7月3日发生溃坝“是偶发性、突发性事件”。他声言,氰化钠溶液浓度为0.04%,不会伤害人体,“用来喝也不会有影响”。

他强调,氰化钠开采金矿全世界都用,93年开发至今,从没有出意外。刘拿起水杯喝一口,然后说:“这就是汀江的水,我天天喝,很好喝。”

自开采矿山后,上杭民众担心食水源受污染,已不敢饮用自来水,改为购买山泉水,连任职水利局的人员(蓝衣者)也买了5桶。

矽肺病矿工:单位没叫戴口罩

《明报》报道,在紫金山东面的石圳村,有不少在矿场打工而患上矽肺病的工人。

有爆破工说:“当时单位没警告要戴口罩,没想到会得这个病,也没想到病来得那么烈。” 

也有爆破工说,矿山的洞里烟尘很浓,一班10至12小时,“几百人下班鼻孔塞满炭,一抹黑黑的”。他做过一次尘肺灌洗治疗,医疗费由公司支付,住院半个月也有支薪。不过分判商知道他有病就不再聘请。

水土重金属超标

另一方面,《明报》在紫金山所在的上杭县,取了7个水样本及2个泥土样本回香港化验山埃及重金属含量,结果1个水样本及2个泥土样本有重金属超标。

不过,紫金矿业反驳称,对化验结果存疑,强调矿山的13个排放口均有第三方机构负责的监测系统,一旦数据异常会即时通报。

国际环保团体抵制“肮脏黄金”

国际环保团体“地球工作”(Earthworks)于10年前开始推动“抵制肮脏黄金”(NO DIRTY GOLD),希望透过消费者及珠宝零售商的抵制行动,迫使采矿业更负责任地采矿,国际品牌蒂芙尼(Tiffany)是其中一间支持的商号。

中八成矿藏含金量低

联合国近年也开始介入,由市场抵制转向源头施压,希望“肮脏黄金”与俗称血钻的“冲突钻石”一样,得到广泛认识,有效予以抵制。

中国去年黄金产量460吨,远远高于第二位澳洲的270吨,连续8年高踞黄金大国首位。不过,若以黄金藏量比较,中国金藏并不算多,4265吨藏量居于世界第7位。

中国几乎各省市都有金矿,其中以山东、江西等地最多,不过大型矿藏甚少,而且富矿也少,逾八成金矿属低品位,每吨矿石含金量低于6克,其中三分之一更低于3克。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