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老板一生在替我打工/黄子

面子书上看到一篇短文,好像在给《红楼梦·好了歌》做注脚——“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说到中国一个正当盛年的亿万富豪,死后妻子改嫁,嫁给丈夫的前司机!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管不了。人死遗孀要随人去,死者不必说,生人不能祝福也不宜说三道四。专门人财两得接收他人遗产和妻妾的西门庆,他死后妻妾也随人而去。

肯尼迪总统被抢杀后,替他站台吸票不少,据说疯迷选民的夫人贾桂琳,风华正茂也好,徐娘半老也好,是洋人,不是生在“封建”的中国社会,谁敢说她改嫁是失节事大?谁有资格迫她凄凄惨惨青灯木鱼,守寡了渡残生?不过,要嫁个门当户对又正值盛年的郎君,世间难觅。嫁给希腊老船王,好歹也是个“王”;从总统夫人,变成船王的夫人,身分地位的折损率还不致太高。

上述中国已故富豪的遗孀,嫁的竟是丈夫的前司机,听起来如同玉婆嫁给一起戒毒的吸毒汉,异曲同“调”。在职业不分贵贱,人人平等的主流论述下,绝对不能以古代的“封建”意识形态来论断说什么主母嫁给家奴如此侮辱人格。

以色列人的始祖亚伯拉罕,家财万贯,牛羊遍山漫野,难数其多,放牛牧羊又能上阵打仗的男仆就有三百多人。可他膝下无子无女,若非上帝行神迹,让他在百岁,妻子撒拉早已断经高龄90岁时生下一子,照其风俗,他死后的庞大家业,连同妻妾,也一拼归给他的大管家——奴才头子。

心有不甘

所罗门王夫子自道,一辈子建设无数的Mega Project,好园艺,栽种许多葡萄园;好声色,眷养唱歌男女;爱财宝爱珍奇,世人所好之物,他堆积如山。至于后宫的嫔妃之多,以色列这小国盖不起三宫也盖不起六院,但他仍然是列王之冠,各族美女丑妇,超过千人——政治联婚,美丑皆须兼收并纳嘛。

晚年时,他的财富美眷,最后都要归给继承大统的儿子,他尚且心有不甘,在《传道书》这么叹道:“我所以恨恶生命;因为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事我都以为烦恼,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我恨恶一切的劳碌,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的劳碌,因为我得来的必留给我以后的人。那人是智慧是愚昧,谁能知道?他竟要管理我劳碌所得的,就是我在日光之下用智慧所得的。这也是虚空。”

财色双收还踩人

甘不甘心,终朝只恨聚无多,是给了自己的骨肉败掉或相残,或是家奴所得,即使贵为王者的所罗门,亦是无奈。叱咤风云的肯尼地双腿一伸,也管不了老婆去嫁老头。那个财色兼收的已故中国富豪的前司机,对前雇主的事业不像古代的奴才头子一辈子替主人做牛做马出生入死,立下汗马功劳,却很哲学家口吻说:“起初我以为我替老板打工,现在才知道是老板一辈子替我打工。”

再娶再嫁都是人家的权力,旁人不宜多嘴。不过,财色双收之后还踩人,占了便宜还卖乖,真是刻薄小人,真是狗日的无耻东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