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吉贬值激起千层浪
裁员潮再起 就业更渺茫

美联储自2008年11月起实施三回合的量化宽松(QE:Quantitative Easing)政策,今年1月起将每个月的购买额降低100亿美元(约440亿令吉),如今将完全退场,导致市场的投资热钱撤出新兴市场,重投美国资产的怀抱。

因此,这被认为是美元走强的主要因素。

美元走强令区域主要货币相对受到冲击,而令吉在今年来更是节节败退。

除了美元因素,大马内在的政治因素,以及中国经济走软可能拖累亚洲其他国家的经济表现,令吉走势不受看好。

我国在今年4月落实消费税后,商家还未能消化消费税因素,却同时需要面对令吉走软的打击。

令吉趋弱首当其冲的是进口领域业者,因为这些业者主要以美元作为交易货币,因此在这一年来至少将面对15%的进口成本高涨压力和资金短缺的直接冲击。

在大马,进口领域主要为物品和电子产品为主,商家在令吉节节败退的打击下,必须动用流动资金来应急。

若处理不当则将陷入资金周转问题,甚至需要裁员来解决财务危机风险。

若令吉贬值的情况没有改善,国内可能会掀起裁员隐忧。

银行业裁员自救

市场担心,若令吉贬值的情况没有改善,国内可能会掀起裁员隐忧。

大马雇主联合会(MEF)执行董事拿督三苏丁早前指出,目前职场萎缩,尤其今年上半年共有约1万人被裁退。

除了马航裁员6000人以外,另有建筑业、银行业、石油天然气企业、电子公司等通过自愿离职计划下裁员。

日资JVC撤资导致500人失业,以及来自建筑业、石油天然气公司等其他领域辞退的1500人。

同时,Muamalat银行、渣打银行、联昌国际银行(CIMB)、汇丰银行和丰隆银行在18个月內已裁员4000人。

其中,联昌国际和印尼联昌商业银行推出和平离职方案(MSS),共批准3599份和平离职方案申请,预料每年可省2亿9160万令吉,相等于18.2个月的投资回酬。

我国第4大银行兴业资本(RHB Capital)最近也宣布裁员,向旗下雇员推出职业过渡方案,估计可削减15%或2700名员工。

而世界最大的半导体公司英特尔(Intel)在吉打居林的处理器包装装配工厂及移动模组操作中心从撤出马来西亚,搬到中国和越南,截至5月杪已有600人被资遣。

以目前的裁员个案来看,银行业似乎是最大规模裁员的行业。

而撤离马来西亚的外资企业虽然被视为是个别案件,但这些动作不禁令市场担忧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外资撤离马来西亚或裁员行动。

大部分在我国设厂的外企主要以美元作交易单位,尤其电子和制造业者。

以美元交易令吉疲弱有利外企

我国拥有丰富天然资源,加上地理位置优势,以及大量人才,促成外国企业选择大马为新兴市场的发展据点,甚至在此设厂。

除了享有比先进国家低廉的设厂和营运成本,利商的贸易政策和高水准国际贸易港口,成为吸引外企的卖点。

大部分在大马设厂的外企主要以美元作交易单位,尤其电子和制造业者,因涉及国际贸易、采购和销售,大多会选择以美元作主要交易货币,从中取得平衡点。

一名跨国企业亚太区财务总监接受《大马经济转型中》作者访问时表示,该公司主要以美元为交易货币,因此美元走强对该公司内部财务营运甚至营收风险未有显著影响。

不过,基于货币波动,该公司在参与投标方面需要买“保险”,即通过远期合约作出适度调整。

远期合约是指合约双方同意在未来日期,按照固定价格交换金融资产的合约,承诺以当前约定的条件在未来进行交易的合约,会指明买卖的商品或金融工具种类、价格及交割结算日期。

“若美元上涨主要是美联储调整利率来巩固美元汇率,若是短期则不会构成显著影响,但若是长期利息调高,则将公司财务成本和资本开销带来影响。”

仍看好大马展望

他指出,一些国家如日本和中国主要是采取量宽政策促进外销,从中加强外汇储备金及带动经济增长。在这情况下,这些国家未必受美元走强而蒙受重大冲击。

反之,一些国家如菲律宾、印尼和大马的外汇储备金减少,加上政治因素造成货币走软,该公司在这些国家进行销售将考虑货币风险而作出适当调整,也因此而付出更多的开销买远期合约作为保障。

“虽然这样会增加成本,但是至少对公司比较有保障。”

他表示,目前为货币护盘已为时已晚,实际的应对措施包括向供应商商讨价钱做调整,尤其以美元交易的非美国公司。

这类供应商现阶段的成本相对降低,因此该公司积极与这些供应商商讨调降价格,并把调降的成本转移给客户,达到三赢的局面。

他坦诚,美元今年来的涨势令其必须耗更长时间作监督、协商和调整。

该公司在大马设有厂房,主要进行外销业务,令吉疲弱使到其在大马厂房的成本相对降低,产品售价也随着美元走强因此减低约30%,惟需视产品外销的国家而定夺利弊。

不过,大马的经济基本面强稳,他认为大马经济仍然有庞大发展潜力,目前虽然面对不稳定的政治和经济走势,但整体而言,他对大马前景仍有信心。

内外夹攻 市场看淡令吉还会再跌

令吉最近贬值的趋势除了美元走强,也因为国内一些负面因素影响,如政治不稳定,国家信誉评估面对降级风险,以及财务预算以外的债务担保,加上财政赤字超过预算等。

而外在因素如美联储可能开始升息,中国经济走软可能拖累亚洲其他国家的经济表现,令市场不看好令吉短期的走势,预测令吉还会继续滑落。

令吉贬值对各领域而言有利有弊,其中以出口领域和以美元交易的公司而言则将从中受益。

同时,若买卖皆以令吉交易的业者,更是不会面对外汇风险,这类业者也不会受到太大的冲击。

举例,电子领域的进出口主要以美金为交易单位,而进口的原料也主要以美元交易,因此能从买卖中取得平衡,把美元走强对其业务的影响减到最低。

出口商营收增

此外,业务涉及出口的商家的营收,随着美元令吉贬值而从货币兑换中得利,收入相对比1年前显著增加。

当然,若这类商家以令吉做采购,则成为最大的受惠者。

以天然资源领域,如原产品和矿业为例,这些领域的主要资源来自国内,若外销到国外,令吉下跌反而对这领域的业者有利,因为同样的美元计价可带来更多的令吉收入,无形中提升营收。

令吉若持续疲弱,国人购买的新车将涨价。

进口业务最受打击

令吉贬值对旅游业的影响两极,需视业者的旅游种类而定。

令吉贬值令外国游客在此旅游消费的成本相对减低,从而可吸引大量的外国游客,带动国内的旅游业者收入,其中酒店业被视为是最大的受惠领域。

但是,对经营到国外旅游的业者而言,国内游客因面对高涨的国外旅游成本,而减少到国外旅游,此情况将拉低以国外旅游为主的旅游业者收入,包括航空业。

航空业除了面对到外旅游减低的影响,其燃油费和维修费等主要以美元计算,令吉贬值将提高成本。

令吉贬值主要打击以进口业务为主的行业,其生产成本相对提高。

面对这类情况,业者当务之急是与供应商商讨价格原料供应价格调整,甚至尽量采购本地生产的原料和同等产品来控制成本,建立价格上的优势。

较早前,汽车商公会也表示,令吉若持续疲弱,国人购买的新车将涨价。

车价胥视零件是组装在本地或进口车,若供应链交易涉及美元,则将加重制造商成本。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