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强行实施单元教育政策/王介英

最近小六检定考试(UPSR)华文试卷出现难度太高的争议,有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硬说这是当局要落实单源流教育而采取的行动。身为华教前领导人的叶博士,岂有不知小六检试华文试卷一直以来,从出题模式的制订,到拟题、审题、批改的整个过程,都由华裔官员与华文教师全权负责之理?大马的考试制度乃延用英国的体制,严密而系统化,不论是考试局( Lembaga Peperiksaan),还是考试理事会( Majlis Peperiksaan)所主持的考试,都具有崇高的公信力与良好的信誉。虽然也曾出现问题,但那是人的疏忽,而非机制的缺陷,这是不用置疑的。因此,小六检试华文试卷的争议与政府要刁难华小考生,从而消灭华小的问题,风马牛不相及。

令人担心的反而是一小撮种族极端主义的份子与政客,还包括一些思想偏激的所谓“学者”,不理华小由始至终都不是妨碍“种族团结”绊脚石的事实,总要千方百计借“团结国民”之名来关闭华小,非要把多元教育政策改为单元教育政策不可。9·16红衫军游行示威时,所持的标语中就有“关闭华小”这一项,引起马华、民政、董总、教总与华团的不满与愤慨。

捍卫华小华社底线

一位马华元老告诉笔者,如果当局不顾华人社会的反对,强行实施单元教育政策,国家将从此陷入“不可知”的动荡灾难中。首当其冲的是马华,马华历届领导层,一而再,再而三地誓言,要“与华小共存亡”。若华小被消灭,马华除了离开国阵,别无他途。因为政党的公开承诺,非同儿戏,必须言出必行。

其次,华小一旦被关闭,独中从此断流,华教必走向式微,因此它意味着仇恨已结,此后什么甜言蜜语的安抚,什么大道理的解说,什么官位利益的补尝,都已不能再起作用,因为互信的基础已崩溃。在这样的情况下,谁再与当局站在同一阵线出来说三道四,企图解围开脱或“自圆其说”,谁就是不折不扣的汉奸、走狗!因为捍卫华教,保卫华小是华社的底线,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接下来会怎样,真的是“未知数”!恐怕除了种族大分裂,两大族群全面对抗之外,就是由上到下,方方面面,势不两立的对着干。

华巫两族情义相扶

华巫两族的先贤,经历上百年的交往,从生活实践中建立起来的和睦共处的良好关系,岂能任由思想偏激的极端主义者任意破坏?正如一位“呸”极端主义的巫裔人士艾迪普特拉(Eddie Putera)所言,“各族平民本来就不存在问题,为何搞政治的人要搞种族分裂”?

(上篇)

王介英■前大学助理教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