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厂街风波”的解套/陈俊安

红衫军“9·26”包围茨厂街不成,中国大使黄惠康的“仗义执言”却成了马蜂窝,大马政府一下子说他是“干预内政”,一下子要“传召”他,一下子又说是“约见”,一下子又说黄惠康的谈话遭人错误诠释,必须以正视听,免得被反对党利用云云。

这种政治招数,叫着“转移焦点”。

问题是,转移了焦点,种族矛盾就会消弭于无形么?种族极端者就会甘于蛰伏,不再搞事么?好事的政客,就会闭嘴么?

回到种族和谐的课题。原“9·26”行动召集人贾马尤诺斯不是咄咄逼人,要茨厂街小贩交出50%的摊位让马来人经营么?其实,政府有一个可行的办法,就是在吉隆坡市中心另辟一条街,让马来小贩经营,贾马若是高兴,可以召集他的“红衫军”都来当小贩,形成另一个热闹熙攘的旅游点!

如此安排,不就不伤和气了么?

具有民族特色街道营生

笔者十几年前曾赴东海岸旅游,在哥打巴鲁,他们的“墟日”,特辟一处海边空旷地,所有摊贩不论是卖各种美食的、衣服的、土产的、海鲜的、手工艺品的,甚至是画作、书籍、巴迪布、风筝也摆出来卖,热闹极了,除了当地人,也吸引了许多外国游客。

吉隆坡的中央艺术坊,也算是马来摊贩集聚处,卖的是美食、手工艺品、药物、衣服、首饰、画作,但地方太小了,如何能扩大三倍,就差不多了。

狮城有小印度,有牛车水,也有芽笼士乃,这三个地区,各集聚了印度族、华人、马来族,热闹非常,是外国人必到的游览之地——可没有听到谁在呱呱叫,说:“你要分50%摊位给我经营!”

如果政府辟出这样有特色的“XX街”,马来人便可以在有自己民族特色的街道上经营生意,那么,贾马尤诺斯和他的红衫军们还要“呱呱叫”,那就说明,他们是彻头彻尾的“极端种族主义”者了!

陈俊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