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回流的肉骨茶/郑喜文

相传,远渡来到南洋谋生的华裔先贤,大都在码头或矿场从事苦力工作,而碍于其潮湿的天气以及需要许多力气干活,他们逐渐研发了一道以排骨配上多种药材熬制的汤,再配送白饭,不仅经济饱腹,还活血驱寒,这道菜成为了许多苦力当时的指定早餐,并流传迄今,成为了马来西亚的标志美食之一——肉骨茶。

好了,现在有一个问题,这道菜是中国的还是马来西亚的?

马来西亚华裔就是这道肉骨茶,尽管它来自中国福建,然而却催生于大马(潮州式的肉骨茶则流传于新加坡),并早已成为许多巴生人指定的“周末早餐”,这道菜闻名于世,无论你在中国还是法国吃到,也必须得从这里回流。

否定他人肯定自己

肉骨茶就像一份伴手礼,只是,伴手礼是出游时为亲友所买的礼物,而肉骨茶却是远在它乡的“游子”为自己所准备的礼物——它是一条桥,是连接此岸和彼岸的主要通道,然而它的身份很别扭,先是因为它以另一个身份来到这个国家,二是这个国家不曾出现类似的东西。

它无法被送遣至所谓祖国——祖国就像祖宗、父母,你无从选择——在马来西亚独立的那一刻,马来西亚就是我们的祖国,霹雳怡保就是我的老家。

它可以是令人感到骄傲的产物或现象,奈何,这道菜在大马,尤其那三个字,却时常引起不必要的争议,归根究底,就是因为有人喜欢透过否定他人来肯定自己——这些人的等级太低,层次更次,只懂得把他人按在地上矮化,好让自己显得笔挺。

不是被驱逐或回流

罪名还是必须放在老大的头上,就像传召中国大使一事,愚蠢的开了一个头,闯了祸;睿智的收了一个尾,打了住,然而那些四肢发达的临记,那些脑筋钝愚的机会主义者,却一味高调延续早已不存在的课题,于是它又演变成另一个课题——又怎样呢?老大还是沉默的,他还在为得以在美国打高尔夫球而沾沾自喜呢!

肉骨茶是马来西亚美食,尽管许多政府官员对此非常感冒——不就是一道菜么?不吃也用不着否定吧?

你可以在中国开一间肉骨茶小食店,然而它却必须是“马来西亚肉骨茶”,纯粹就是因为市场上并没有“中国肉骨茶”——肉骨茶可以在任何地方生存,却不是被驱逐、或回流。

郑喜文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