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空退休金一贫如洗
老妇要阿窿找儿子讨债

讨债,找儿子去!坐者左起王玉薇、谢秀、蓝运娣、吴国民及士格南,后左起梁德志和洪建华。

(巴生3日讯)“冤有头,债有主,有本事的话,请找我儿子,不要咬着我不放!”。

患有小儿麻痹症的63岁退休老师蓝运娣,因好赌的长子郑勤斯(44岁)欠下大耳窿债务,周二开始陆续被数组大耳窿通过电话或上门追债。

蓝运娣今日在民主行动党巴生国会联委会主席吴国民安排下召开记者会表明与长子划清界限,促请大耳窿高抬贵手,因为其退休金在过去过年来已被掏空替儿子还赌债,这次无能为力,束手无策。

她说,自上周二开始有大耳窿上门追债,接着连续三四天接获不同人士的追债电话,包括合共有三组大耳窿已找上门,她方知长子欠债不少。

欠3万元债务

她事后一再拨打儿子的手机,但电话都直接断线,直至一再发短讯给长子后,他才回复欠下8组大耳窿,合共约3万令吉的债务。

“他一直不愿透露身在何处,说是担心大耳窿找上他,但却罔顾我的安全,把我的住址和手机告知大耳窿,非常自私,我对他已心灰意冷。”

蓝运娣居住在二儿子和媳妇位于公主城的住家,家中还有两名孙子;大耳窿一再上门追债,令他们一家心惊胆跳,生活备受滋扰。

“幸好上门追债的大耳窿见我行动不便,言语间还相当客气,至今并未有人对我出言恐吓。”

四处避债 妻离子散“赌让儿子输掉一切”

蓝运娣坦言,赌让长子输掉了房子、车子,最终妻离子散。

她说,长子在远走避债前,是一名夜市糕点小贩,而且早在10多年前便因欠下大耳窿债务,导致当时在巴生港口的老家被泼红漆和锁大门。

做生意本钱也输掉

“当时相信他是欠下很大笔的债务,所以跑到中国避债五六年,搞到妻离子散,两名孩子也已19岁和15岁;当时我还登报与他脱离母子关系。”

她表示,尽管如此,儿子回国后找上门,身为母亲不能坐视不理,但痛心的是,儿子始终劣性不改,做生意及拿货的本钱也输掉,最后被迫动用她的退休金还债。

如今,她可说是一贫如洗。

“现在欠下的8组大耳窿,合共3万令吉的债务,我根本无力偿还。

“所以,今天召开记者会便是要与他撇清关系,希望债主不要再来找我,因为借钱的不是我。”

欠债的郑勤斯一走了之,不顾年迈母亲饱受大耳窿追债困扰。

吴国民促阿窿勿骚扰老妇

吴国民谴责事主长子欠债后一走了之,不负责任,同时也促请大耳窿,不要再向行动不便的母亲追债,以免她日日饱受惊吓。

“事主是一名退休老师,过去一再为儿子还债,也已经山穷水尽。

“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我希望大耳窿不要再找上门或向事主讨债。”

在场者还有行动党巴生国会联委会秘书梁德志、宣传秘书王玉薇、妇女组主席谢秀、委员洪建华及士格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