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尼阿里:别轻视女木匠

对于一些职业,我们似乎都会有一种既定的刻板印象,认为它应该要是男性或女性做的工作。 譬如说,当踏入一家弥漫着浓郁木香的工作坊,映入眼帘的又是一堆切割木板用的桌型锯床、能给木板钻出孔来的钻床、还有刨木机和砂轮等机器,墙上也挂满钳子、凿刀和螺丝起子等工具时,谁不是想说“这就是一份男人活”呢?而事实上,这也确实是一个由男性主宰的产业。 

但随着时代的进步和观念的改变,不少女性也开始投入木工产业,颠覆人们对“木匠”的传统印象。然而,在这种男性化程度一直都很高的产业里,已经形成一种女性很难融入的工作环境,你是否也很好奇她们的路会走得顺遂吗?

目前,哈尼阿里也在万津的木业技术发展中心力授课,她说:“我不怕教会别人设计和制作家具后来跟自己抢生意,若我不把我懂的传授出去,当我老得不能再继续做时,我才发现其他人也不会做的话那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它是一个带有性别偏见的行业。 

因为在我开店之前,我曾经被澳洲一家知名设计中心The Jam Factory选中去参与他们的一个培训项目,并为他们服务两年。但在这期间,我发现其他人都不怎么喜欢跟我一起做事,甚至会有一种被轻视的感觉。 

而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唯一一位女性职员。” 

—— 哈尼阿里(Hani Ali)

明明实力相当却得不到男同事的认同和尊重,这在由男性主宰的行业里面是很普见的现象,而哈尼阿里就能很明显地感觉到周围的男同事都不喜欢跟身为女性的自己共事,但她说:“幸好我是那种起了头就定要完成的人,所以我才没有放弃,因为我知道顾客们的肯定才最重要。”但当她回到马来西亚发展时,没想到也遭遇了一样的对待。 

被轻视更自我激励

哈尼阿里说:“我刚开始去见制造商时他们都不愿直接跟我沟通,反而是转向跟我随行的男性顾问沟通,当他们发现男性顾问的帮助不大时才会来找我谈。”有趣的是,当他们听到哈尼阿里开始说专业术语时都感到很惊奇。但也因为很多人都不相信她能做,反倒激励她付出更多努力,以自己的力量,向众人证明男人能做的事,身为女人的她也一样能够做得到。 

而在男性主宰的行业里,要他们甘于在女性的领导之下做事就更不容易,但哈尼阿里很庆幸自己的员工都是思想开放型;他们完全不会介意她的性别,也愿意听取她的指示,并且主动前来询问她的意见。她解释道:“我相信在合作的过程中,他们都观察到我对木工和家具制作的了解和专业,还有我那双能一下就抓住很多小细节的‘鹰眼’,所以才会愿意跟我做事。 

心思比男人细腻

其实对哈尼阿里来说,在男性主宰的行业里做事不是问题,最重要是看你怎么去应对,好让别人对你刮目相看和对你诚服。但很多人就会觉得木工是力气活,感觉由男性来做的话会比女性强,对此她表示:“嗯,他们在体格方面是占有优势,需搬运或动用到力量的时候,自然会比我们得心应手。但相反的,我们在心思细腻的部分就比他们强得多。 

“因为我觉得做家具有很多细节需要特别注意,而女性就会比男性有耐心去观察细微的部分,男性会比较讲求效率啦。像我有一个顾客之前就是找别家店帮他做,但他发现对方有很多细节没有做好,而来找我重做。而我现在也会训练员工对细节的观察和敏感度。” 

哈尼阿里制作的“Pikapstik”储藏柜,目前在孟沙区的The Snack Food家具店里售卖。

克服障碍出国进修

其实,当年哈尼阿里是先在本地大学修读室内建筑学(Interior Architecture)。

而在最后一个学期去实习时,当时被派去的公司就给了她很多家具设计的案子,她这时才发现说:“糟糕,我有很多关于设计的学识和术语都不懂呢!”因此决定再去修读家具设计系(Furniture Design)。但很遗憾的是在20年前,相关科系在本地还不盛行,所以本地大学就只有家具工艺系(Furniture Technology),那它跟家具设计系有什么不同呢? 

花两年搜集资料

哈尼阿里说:“因为我想要学习有关设计和制作的部分,但家具工艺系正好就不会接触到这些,所以才决定前往澳洲的阿德莱德修读。但其实过程会有点辛苦,因为对我来说语言是一个障碍,并不是我的英语程度差,而是两国英语本来就会有差异。” 

她在澳洲生活了7年后回到马来西亚,隔年就决定去注册公司名称“LAIN”,马来语代表“与众不同”的意思。但她并没有立刻开业,而是先了解她所需要用到的机器和工具(包括跟谁买),毕竟量产制造商和个人使用的机器不同,由计划阶段、资料搜集到正式开业一共花了两年时间,主要是以“客制”为主。但比较特别的是,她还会定期举办工作坊,让想学做木工的人参加。 

延续偶像传承精神

她说:“因为我很崇拜汤迪克森(Tom Dixon),他现在也常会去教课和分享经验,所以我希望能把他这种美好的精神继续传承下去。而我妈本身也是一名教授哦,或许我也受到她的熏陶喜欢分享和教学吧,哈哈哈!其实我发现在跟别人分享的时候,自己也同时能够学习到很多东西,我认为要让自己跟上时代的脚步,最好的做法就是教学了。” 

成本高低影响前景

Harith Green Carpenter、Palleture、The Wooden Stack、Kedai、Waris Papan、Porniture Woodwerk……近几年来,以木材来做客制家具的小型生意是有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 

所以对哈尼阿里来说,最具挑战性是在经营和维持的部分。 

她说:“在4、5年前,这种概念的家具生意根本就不盛行,当时我完全没有一个能参考的范本,只能靠自己在澳洲的工作经验来做。这看似一门很简单的小生意,但它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因为需要顾及的问题太多了。譬如说,我们每天都要用到机器嘛,所以电费对我来说是值得关注的问题,我那个时候就对机器做了很多的资料搜查,看看哪一种机器能最省电。” 

但渐渐地,当这种家具的需求量越来越高,开始投入这门生意的人也越来越多时,行业的竞争也变得越来越强了。哈尼阿里说:“嗯,尤其是在咖啡厅的风潮盛行之后,但他们通常都是‘参考’别人的作品去定制,我觉得这种竞争的威胁性比较大。或许对做生意的人来说,他们会比较在意成本的高低问题,而且是给大众使用的嘛,所以他们会选择复制品也很正常。 

申请专利费时费神

“当然也有不少咖啡厅想要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所以就来找我们做。”那大型连锁家具店也是竞争之一吗?她说:“确实是,虽然我们的路线不一样,我们做的是客制,而他们做的是量产家具。但你会发现他们多年前也开始把设计师推出幕前,导致很多人拿我们跟他们做比较(尤其是在价格方面),而忽略了他们的作品是已经设计好了再推出来卖,我们是根据你想要的去做。 

“再加上,因为价格比较亲民,所以他们的材料品质一定不比我们的来得好,但我相信追求品质并想与众不同的人,还是会来找我们客制家具。”但哈尼阿里又有否想过要给自己设计的家具申请专利呢?她笑着说:“我还在澳洲的时候,其实我也有问过前老板一样的问题,但他给我的答案是‘不需要这么做’,因为你只是在浪费时间和金钱而已。” 

在家具领域要申请专利会比其它领域难,所以前老板给她的建议是只要持续地做,直到别人一看到成品就能喊出你的名字,也就是所谓的“辨识度”。哈尼阿里也说:“虽然还是会担心被别人复制的问题,但我又能做些什么呢?我没办法去控制别人,他们若想做就一定会想尽办法去做。与其专注在你无法控制的事情上,倒不如尽力去做你能够做的事情。” 

目标建设更大店面

而在去年,她也开始在一些家具店出售自己的作品,目前是在孟沙区的The Snack Food,但其实她的目标却是更大型的Gudang。她说:“这集合了很多来自海外的设计师作品,包括我的偶像汤迪克森,同时也有许多知名亚洲设计师的作品。所以对我来说能够在Gudang里出售我的作品,其实就跟肯定我是名真正的家具设计师一样,那是我的梦想。”

公司虽然已有不少员工,哈尼阿里偶尔还是会自己动手,而她挑选员工一点都不马虎,一定要是跟她一样对木工充满着热情。

哈尼阿里说:“现在使用回收木已经变成一种潮流,虽然是很环保,但一定要了解所使用的回收木出处,为什么呢?因为特定用途的回收木含有毒成分,如果后续处理没做好,会对人体有害。”

丽莎莎哈通常都会在社交网站上寻找灵感,尤其是Instagram和Pinterest,里面会有很多家具设计的最新资讯。

丽莎莎哈谷歌搜寻自学手艺

在海外已有很多人气很旺的女木匠,包括安娜阿萨尔森(Anna Axelsen)、伊凡贸泽(Yvonne Mouser)、蕾碧嘉德古鲁特(Rebecca Degroot)、艾莉儿勒阿拉斯科(Ariele Alasko)、罗娜巴肯(Laura Buchan)等。 

住家前院当工作坊

可惜在本地的女木匠却寥寥无几,除了哈尼阿里外,另一位是丽莎莎哈(Lisha Sahar);虽然一样是客制家具的生意,但她却没拥有像哈尼阿里一样的工作坊,只是把住家的前院当做工作坊来用。她说:“我目前已经在筹备着开店的计划了,主要是结合工作坊和陈列室的概念,因为我觉得要有一家得体的店面会较好经营,毕竟很多人对在家经营的生意比较抗拒。 

“主要是担心会受骗啦,所以若你有一家得体的店面,对顾客来说会显得比较专业,至少在信任度上提升很多;而且他们也能近距离观察我的成品,这样才能更精准地判断,成品品质有否达到他们的标准,然后再决定是否要订购。这样对商家和顾客都比较公平,毕竟平面照片很难观察到细节,易引起不必要的纠纷。”而原来丽莎莎哈完全没有相关科系的专业文凭。 

她原本开的是补习班,也不曾在家具店或公司打工,只是偶然在婚后接触过,才开始意识到自己对这一方面的兴趣,决定要发展成事业。但她也完全没有要去进修相关课程的意思,那她是哪里学来的木工技巧呢?她笑说:“完全是靠谷歌搜寻资料再慢慢摸索,哈哈哈!虽然过程有点难,但有兴趣和热情就会更有耐心要去掌握它。” 

有机会的话,她也希望到印尼拜师学艺,毕竟他们的木制工艺品很有名。但丽莎莎哈又会怎么看待,性别在木制产业的优势呢?她说:“我觉得,它是比较讲求艺术和技术层面的工作,基本上只要掌握当中的学识和技巧,最重要是那份热情你就能做得很好了。而且现在很多东西不都是靠机器来完成的吗,我就不明白为什么男生一定做得比女生棒了,哈哈哈!” 

以作品判断实力

或许是没在外打过工的关系吧,所以她完全没有被歧视的经验,她解释道:“我比较常面对的是顾客啦,而他们完全不会以性别来判断你的专业,通常都是以你制作过的作品来判断,所以来找我的都是信任我的能力者。”

两位女工匠的生意,目前都还算是稳定发展中。丽莎莎哈决定在开店事宜都顺利后,试着把生意扩展到一些亚洲国家,譬如印尼或新加坡。 

但哈尼阿里则说:“虽然生意已经逐渐稳定了,但我还是想在本地先打响知名度,才决定是否要把生意扩展到国外。但我倒是希望能在米兰展出我的作品啦,可惜花费实在太高了,我曾计算过全程费用最少要7万令吉而再看现在的汇率,应该要花费更多了吧?”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