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高不低的言情杰作/宋九燕

《三城记》

香港电影如今有多难看?也许真的低处未算低,陆续看到的都“触目惊心”,近来张婉婷的《三城记》却也饱受恶评,我想这些人实在苛刻——还以为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初么?一大堆金沙,挑挑拣拣也有可观之处?难道又是因为成龙的父亲母亲故事?他招惹恶感,也不是一朝一夕了,却因而株连上辈?又或者以为张婉婷是侯孝贤,一味要人家突破瓶颈、开创艺术新境界?殊不知有一批观众,不愿看低俗片子,也不肯钻研艺术的孤寡巅峰,耗尽精神猜谜,只想好好看一部认真一点,有故事有大时代的“娱乐”言情片,这点要求其实也不算错。

《三城记》确实符所有条件——像以前老经典的《生死恋》,这部仿佛是生死恋的前传,而且落在乱世更是坎坷而曲折,一对男女原本各有配偶子女,战乱弄人,成了鳏夫寡妇,也因两相生怜爱,成了“借来时间”的乱世鸳侣。也开始了三地来往的离合悲欢,拍来可说是情浓可感,赚人热泪——不感人即不能称之为言情之作,不可学那疏离冷调的阳春白雪,境界高,但闷出鸟来。

 

充满唯美至情色彩

汤唯还是那样清丽——但仍然有人嘲讽,说是她演的萧红还没卸妆,只是荆钗布裙、小家碧玉,带着点文艺气息,当个洋人的女仆阿妈,亦有一种清新。她手挽提篮卖云片糕,底层暗藏鸦片,险恶境地遇刘青云,可称得上是“缘分的巧遇”了。刘青云演得很好,配音更贴切山东大汉——我首次赞同配音,不然半咸淡广东官话,也就说服力减半。他自己病床上的女人也要喷一点鸦片烟,须要如此抵挡病魔的痛苦。鸦片很好,古旧得有雅意,成了两个人牵线的媒人象征。他们互通往来,刘拉胡琴唱京剧,月荣弹月琴,铁铮铮汉子高唱苍凉之后,妇人复唱时代曲——周璇这《永远的微笑》成了全片背景音乐基调,完全充满了唯美至情的色彩。

而当中的关山阻隔、期待思念,上山下海一路逃亡,都为了重逢的甜蜜——你受不了?这便弄不明白言情的真谛,你要看枯燥乏味的行行走走,睡醒变昆虫的存在主义,请移玉别处,此片并无如此深层的含义。 

《三城记》

秦海璐亦非省油的灯,逐渐有妖娆之色,有人说此角肖华颇像《太平轮》故事的外传,此话很对——她风骚蚀骨,艳丽成熟,懂得利用男人,但遇见年龄小一截的井柏然,有如找回了初恋。秦海璐简直春风花蕊开,一生开足一次,井柏然戏剧性猝死,她心碎不已……多年后踏足香港菜市,拎鸡蛋照在天光下,无限惆怅,不就是一篇白先勇小说吗?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