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之死

吾友B君,某日下午,在都门街头信步而行,经过一段小巷,突然一部小汽车从后缓缓驶过,车内有人将一个物品丢出车外,差点就砸中他。B君正想破口大骂,却见车内有人伸出手来,指指地上的物品,还做了一个“打开来看”的手势,然后绝尘而去。

神秘包裹

出于好奇心,B君弯腰端详那物品,发现是一个装有不知何物的大信封,因为怕里面有不明毒粉,他隔远远、随手抄起一枝小长棍,拨弄几下,原来里面装着一份文件。B君暗忖,是什么文件呢?莫非是不法集团在爆政坛猛料?本决心不去理会,但敌不过好奇心,最终还是拿在手里,仔细瞧瞧。但见信头赫然出现“诗人之死”4个大字,B君也爱好文学,喜交文友,顿时好奇心更为强烈,于是把文件收好,准备带回去,细看到底是什么内容。

以下是B君告诉我,文件讲的故事。他说没有加一点盐,也没有添一些醋。 

诗人某某之死,可以联系到人世间的怪异现象。我看到新闻,诗人死了,导演来插一脚,人不到,诗先行,在新闻版面抢了风头,使在场一众诗人尽失颜色,不知死的是诗人,还是导演?

文人一向薄命,尤其是诗人,更是薄命中的薄命。在唐朝,大名鼎鼎的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也是命途多舛,一个醉酒捞月而死,一个狂吞牛肉鲠喉而亡。当然,这并无碍于他们伟大诗人的形象。诗人某某,虽未必能与李杜等量齐观,在大马,也算是大师级的人物。可是,诗人某某之死,起始却是有些惨淡,似有欲让世人看清人情冷暖之慨。

首日冷冷清清

治丧的第一天,来凭吊的,多是论交多年的老友,和陪伴这些老友的少数诗坛朋友,还有就是若干慕名来瞻仰的文学爱好者。可说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尽管如此,大家还是以庄严之心,对诗人某某表示敬意。

这其中,诗人甲是诗人某某40多年的老朋友,他是当晚的一个中心人物。另外还有两位女文友自动挑起主持人的职务,使整个治丧程序顺利进行。大家商议,在出殡之前,也就是治丧的第二天,举行一个简单的遗体告别仪式,议定由诗人甲在仪式上讲话,简略介绍诗人某某的创作成就以及两人论交的点点滴滴。除他之外,还将邀请几位文友发言。

贵族社团插手

讵料,第二天晚上,突然冒出几个贵族社团,要求列为主导团体。还有几个社团贵族,表示要在仪式上讲话。原先办事的几位文友,好生为难,几经协商,勉为其难。诗人甲仍然讲话,国家文学奖得主也周旋在众吊客之间,但是,几个贵族社团的社团贵族,俨然是治丧委员会的主要一员,而过后出现在新闻版面上的图文,也反映了这一点。

呜呼,诗人某某已成为某些人的可居奇货,把丧礼变为亮相求名的场合!

如果他们真的重视诗人某某,把他视为国家重要文化资产,而要把他的丧礼办得风风光光,那么,他们应该第一时间就成立一个“治丧委员会”,统办各项事宜,而不是在有人处理之后,来捡现成。他们没有出一点力,他们只是来讲讲话,拍个照片;只此而已。

B君说,文件的内容到此戛然而止,好像意犹未尽。我听了这故事,虽约略知其所指,但也不是很确定,只能附加一句:“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