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学金、大红花和炒粿条/黛安娜索菲雅

那里有节庆的气氛,人很多,从开始的时间判断,我假设他们是放工后从邻近区域来的人潮。有数名穿大马传统服装的人派国花大红花夹子给参与者。我个人认为,那真是好饰品,让我想起英国和共和联邦人喜欢戴的、纪念战争死去士兵的罂粟花。伦敦“大马之夜”的参与者以在头发或衣服戴大红花为荣,要是国内有更多人像他们这样就好了。

我沿着广场走,看到售卖沙爹、印度煎饼和面煎粿等大马美食的摊位。我也看见许多大马人的面孔参加节庆、纵情于5英镑一餐的“奢侈食物”(比起早上7时的吉隆坡路边,伦敦不那么容易找到椰浆饭)。“大马之夜”由大马外贸发展局(Matrade)举办,据说5年里办了第五次。不过,一个小美女告诉我,很可能是该机构最后一次举办了。整个英国的大马人期待这场活动,会尽量出席节庆。

我坐在特拉法尔加广场等表演开始。我旁边的年轻大马学生打开盒子,是从摊位买来、热腾腾冒烟超香的炒粿条,真是色香俱全。显然,那是当天最受欢迎的食物,吸引大马人和非大马人一样纵情于用海鲜、韭菜、辣椒酱和酱油炒的粿条。谁知道,炒粿条竟成了打破陌生感的好东西?

奖学金得主禁参加集会

所以,我与大马学生和朋友交谈国内最新课题。谈到“净选盟4”的话题,有人分享说她想参加集会,但决定不参加,因为她和其他公共服务局(JPA)奖学金得主收到“情书”,警告他们不可参加集会,否则会有奖学金撤回的风险。我们不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

2011年,澳洲的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得主收到同样的提醒,即奖学金协议的规则和条款包括:不参加任何被视为政治性或有害大马形象的示威或抗议。

吃了5支鸡肉沙爹后,谈到“国大4人”、大专法令(UUCA或AUKU)第15(5)条文修改的话题。针对1971年大专法令第15(5)条文违宪的标竿判决,政府、高教部长和国大(UKM)曾上诉,但2012年遭联邦法院驳回。该条文为:“学生或学生组织不可表达对大马国内外任何政党的任何同情或支持。”

违反宪赋言论自由权利

在该案中,国大毕业生希尔曼、温京才、阿兹林和依斯迈(后者刚好是我童年玩伴,我们小时候是邻居!)于2010年4月21日出席乌雪国席补选助选活动,被指触犯该法令第15(5)(a)条文。校方通知他们出席听证会回应指控。他们采取法律行动,上诉庭以2比1推翻高庭的判决,也裁定法令第15(5)(a)条文无理和违反联邦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

这让我们回到一个问题:联邦奖学金协议第5.5和5.6条符合宪法吗?

第5.5条说,学生不可参加任何(政府视为)煽动性的活动或任何抗议/示威。联邦宪法第5条文下的言论自由虽非绝对,但规定限制必须合理。参加和平集会被视为不合理,以至于奖学金得主禁止参加,否则会有奖学金撤回的风险吗?

应听人民心声理解要求

第5.6条禁止学生或学生组织对任何政党表达同情或支持,显然与已撤销的法令第15(5)(a)条文精神一致。如果这一条仍对奖学金得主适用,那些在外国加入巫统俱乐部的人呢?不也该威胁他们撤回奖学金吗?

用相同的逻辑,为何公共服务局作为政府机构竟拒绝奖学金得主的基本自由?是要禁止最好的头脑行使言论自由吗?还是应让奖学金得主享有与国内学生相同的自由?

2011年11月,拿督斯里纳吉在国会说,修改1971年大专法令第15条文,是让大学生有政治自由,因为“政府相信大学生的成熟和智慧”。他还说:“这是政府关注和理解人民要求、聆听他们心声的结果。这不是廉价的辞令或造梦者的传说。这是政治意志和道德勇气的结果。”

我们不该同样相信联邦奖学金得主吗?我相信,奖学金得主也该有政治自由;首相先生,您呢?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