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解读“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章龙炎

红衫人在9·16搞一场大集会,弄到民主行动党华人心惊胆跳,矛头指向巫统马来人的“极端种族主义者”。错,全是人家的错;参与净选盟4的人没有错。

马华的宗教和谐局主任郑联科与民政党的秘书梁德明最近联合召开记者会,要民主行动党分化我国种族关系向人民道歉,林吉祥指他们两人是懦夫,不敢告诉巫统净选盟4.0不是种族集会。

祥伯一如既往,找错对象。他应该告诉“烧鱼佬”贾马等人;不敢与这些人对质,才是名副其实的懦夫行径。我想,即使凭他如簧之舌,仍然无法说服诸如贾马的人,净选盟4无关种族。

对分化我国族群社会,郑联科与梁德明说行动党需要向人民道歉。我说:算了吧,要他道歉,我不如期望马来西亚明天下雪。

华族幻想各族可平等

说实在的,李光耀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我国现在族群关系的祸根。祥伯当然知道“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各族平等,让我国华裔一直心存幻想,以为各族平等真的可以实现并把它当作颠扑不破的真理(不是理想)。

我这个人比较愚钝,喜欢问些简单问题。就“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口号来说,我们首先应该对“马来西亚人”如何定义有个共识。要找这个定义,无法避开的是《联邦宪法》。

《联邦宪法》对“马来西亚人”有什么定义?第153条文说马来人及砂砂两州的原住民有特别地位,政府可以特别为他们制定政策。当然,其他族群的权利亦有保障。所以,这是个“不平等”的宪法(世界上没有公平的宪法;美国独立近两百年,黑人才有投票权)。但不平等并不表示完全不合理。

行动党难威胁马来政权

如此一来,李光耀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华人最自作聪明的认为前提是各族平等。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至少高喊要平等的华裔要捍卫在华校接受母语教育的特权。还有还有,祥伯不是时常提醒我们行动党是捍卫《联邦宪法》吗?我国只有一部《联邦宪法》,祥伯与行动党要捍卫的当然是这“不平等”的宪法。这才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真面目;友族看来应该放一百个心,不要把行动党当作威胁马来人政权的政党。

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奴鲁依莎都说了,非马来人政党也知道维护与争取马来人的重要。她还赞扬行动党的领导,跑到中东一些国家了解回教的精粹。这是出乎她的意料的!因此,行动党再厉害,也只能骗了再骗许许多多天真的华裔(不管教育程度的高低),却动不了友族的一根汗毛!这才是正版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不是行动党(民主行动党与新加坡的人民行动党)的“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牌摇头丸。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