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奥会”解开美国“亚投行”心结/张敬伟

“习奥会”达成49项共识,涉及经济层面的内容颇多。其中是中美在亚投行方面结束分歧、达成共识。具体是,中方承诺妥善处理美方关切问题,并确保对世行及其他与亚投行存在竞争关系的地区机构“显著增资”。美方则表示认识到亚投行治理标准在持续演进和改进。

简言之,中国继续在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治理机构提供资金支持,如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以及非洲和拉美地区银行;美国则认可亚投行作为全球机构的新贡献——虽然亚投行在专业性、透明度、高效率和有效性方面还有待提升。也可以说,“习奥会”揭开了美国的“亚投行”心结,虽然美国还端着架子。

更要者,美国政府亦承诺在G20集团、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和中国合作。对于G20达成的国际货币基金分额改革,以及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SDR)篮子,也亮出了美方的观点,只要符合条件,美国就欢迎。

亚投行迎合亚洲所需

审视美国态度的变化,既需要常识也要一点专业知识。常识是,亚投行已经是客观存在,而且近60个成员中有诸多属于美国的西方盟友。美国可以仰着高傲的头颅不参加,但不能不面对全球经济治理秩序发生的新变化。而且中国并未另起炉灶,脱离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等传统经济治理机构,而是使亚投行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新补充。

在亚投行治理层面,也吸纳了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规矩,亚投行的西方成员也将按照自己的利益诉求和治理规则完善亚投行的治理。因而,美国怀疑亚投行的治理标准,恐怕美国人自己都不相信。何况中国一直邀请美国加入亚投行,美国加入亦可提升亚投行的治理标准。美国不加入,其对亚投行的批评就失去了客观性。

就专业性而言,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及其他地区性银行,在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贷款方面,审核程序较为繁琐,放贷标准有时和政治因素羼杂在一起,治理效率不高。亚投行针对性较强,就是面向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因而市场广阔,而且在审批标准和放贷效率上不同于传统全球经济治理机构。所以,亚投行更接地气,更容易为亚洲各国所接受。亚投行更像是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亚洲新兴市场“自己的银行”。

美国心存猜忌亚投行

故而,开放的亚投行吸引全球大多数国家参与,对其排斥者除了美国就是日本。美国的心结在于,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是对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挑战——对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治理秩序的颠覆。简言之,还是传统大国对新兴力量根深蒂固的不信任所致。就此而言,美国对亚投行的心结无关常识和专业,只有猜忌心理。至于日本的逻辑则完全失去理性——凡是中国支持和主导的,日本就要反对。

亚投行不是中国的亚投行,而是新兴的全球经济治理机构。美国和日本的反对,不仅毫无意义,而且会使自己孤立于新秩序之外。这对美国的全球领导力毫无助益。

“习奥会”解开了美国的亚投行心结,希望美国尽快成为亚投行的成员。美国认可亚投行,日本该如何呢?

(作者为察哈尔学会研究员,本文观点不代表署名机构立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