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行动党中央不解决30万赔偿费
吴良山沈同钦向外筹款

吴良山(左)及沈同钦(右)出示向党中央要求答复的通知信。

(马六甲2日讯)马六甲行动党主席吴良山与州委沈同钦不满党中央在他们被党内支部主席起诉的案件,开审前至下判的这一年半时间,均采取不回应、不理睬的态度。

他同时也是鲁容区州议员,沈同钦则是甲市区国会议员。

吴良山今日在记者会上说,他与沈同钦在去年5月14日接到有关起诉信件,并写信通知该党中央有关案件的事项,致函对象为党代主席陈国伟及秘书长林冠英。

在今年5月27日,他们再次写信提醒党中央,希望党中央能出面处理事件,但两次的书信通知都没有获得党中央任何的答复。

“今年9月15日判决日当天,我们再次写信给中央,要求中央负责解决30万令吉的赔偿堂费及关系到案件的费用。我们也通过各种管道询问党中央,但很遗憾的是党中央一直没有给我们交代。”

吴良山说,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唯有通过寻求外界人士的援助,要不然下场就是申请破产,失去议员资格。

开联名户头筹款

“沈同钦与吴良山法律基金筹款义卖会筹款运动”已经开始,他们会保持透明度,对外公布所筹到款项数目。

他指出,该联盟组织以沈同钦及吴良山两人名字,在银行开联名户头。

“捐献者可以将收据拿给组织,我们会记录起来,若案件上诉得直,联盟组织愿意把筹款数目全归回捐献者,或是一些不留名的捐献者款项,我们会把这笔钱充作慈善用途,捐献给教育及医疗单位。”

33年服务如白费沈同钦感痛心

另一位被起诉人沈同钦说,从1982年入党以来,服务至今已有33年之久,86年开始代表党作候选人,当了4届州议员,2届国会议员。

他感到遗憾,自己为党付出多年,为筹党经费到处奔波,但却落得如此下场,如今还需要向外界筹款,为自己与吴良山解决困境。

欣慰外界关心

“感觉真不好受,但看到外界人士不停地慰问及给予建议,这点已经让我感到安慰。事件提呈到法庭处理,导致党内部互相对质,让人感到很痛心,也感到羞耻,不明白为何到今日党中央还是没有出面解决。”

沈同钦指出,事因2013年4月17日该党甲州领导层决定候选人的闭门会议,但却被有心人利用来作为起诉的用途,也令到该党深受各界的批评。

他表示,从事件的开始到宣判日,共向党中央发了三封通知信,但迟至今日还未获回应,就连一通电话都没有,让他感到这几十年来为党服务如同做“白费工”。

“行动党一直强调透明、面对及交代,我们要一个交代,党中央必须要让州委知道该怎样做。”

他感激甲州人民及各界人士在案件宣判后,都问候他及给予支持,代表着他常年来服务人民的一个肯定。

正义联盟今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有关义卖会详情。在场者包括正义联盟负责人兼该党甲州署理主席林敬贤,该党甲州财政兼葛西浪区州议员陈仲祥及龙记好吃馆东主黄文龙等。

今办筹款义卖会

“吴良山与沈同钦法律基金筹款义卖会”将于10月4日(星期日)上午9时至下午2时,在玛琳再也龙记好吃馆举行。

吴良山是马六甲民主行动党主席,同时也是鲁容区州议员;沈同钦是甲行动党州委,双双被武吉巴拉支部主席黄和平医生起诉诽谤,今年9月15日罪名成立,法庭谕令需缴付30万令吉的堂费。

一群甲州民主行动党州委以个人身分,与外界人士联合组成正义联盟主办义卖会,为两人筹募法律基金。

联盟负责人兼该党甲州署理主席林敬贤表示,在两名议员被审判后,该党获得社会大众拨电慰问,有者更建议他们向外筹款。

急需还清堂费

他透露,虽然已经书信至该党中央,但至今未获任何回应,时间紧迫,急需还清堂费,当务之下唯有进行筹款方式,推动相关的活动。

他指出,该食馆售卖鸡饭、鸭饭、卤肉及茶水面包等等,在义卖会当天的收入全数归为筹募堂费的用途,而美心包点也提供500个包子及点心作为义卖品,卖出的收入也归入筹款里。

吴良山说,他与沈同钦就案件的判决,已经向法庭上诉,但在上诉期间未有任何结果前,他们俩必须先准备30万令吉的堂费赔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