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春寒

今年的3月底,早已过春分了,怎么还吹着东北风呢?人真老了吧,在热带的星洲,我竟感春寒!

我把朝北的大门关上,稍觉好些。望向窗外,日渐西沉,天上的云像赶着回家似地飘得飞快,公园里有几棵树被持续的劲风吹得落叶飘零。

讨论生死

身心都觉得沉沉的,跌坐在椅子上看飘云落叶!我刚从医院回到家,妻子则仍留在那儿陪伴她那悲伤难已的弟妇。小舅子日前突发中风,严重脑出血,手术后一直昏迷不醒,一身管线地躺在加护病房。今天,我参与了两位医生与病人家属的闭门会议,讨论的命题就是:生与死!

那是一场理性与情感的对话,气氛凝重但却压不下人性的哀伤。医生慎重地说出病人的现况,大意是脑细胞已大区域受损且不可逆地愈趋严重,病人是在输液输药和供氧下无意识地“活”着,99.5%无法醒转存活(那就是植物人了)。他们婉转地提议停药拔管,让病人自然地应对生死。内侄向医生提出了一些要求澄清的疑问,而内弟媳则只是不停地饮泣、不置可否,快40年的夫妻了,生死事大,她又如何能舍、如何能决?

这种事也只能由病人的妻儿商讨决定,两位内侄都年过30了。我对内弟媳稍为作了些分析和劝慰后,便与其他两位亲属退出了会议间。他们在商议中经几番踌躇后,最终决定待长孙女的生日过后才执行停药拔管。

我因为这几天多在外用餐且不定时,腰间的肠造口(人造肛门)常失控地超量排秽排气。到残障人士使用的厕间稍作清理换袋后,便先行回家了。

噩耗频传

到家后呆坐着看云飘叶落,心中不禁自我喃喃,这是怎样的3月啊?才那么几天,便噩耗频传。20日收到好友在多伦多去世的电邮、22日九妹在港电告八弟已然往生、23日建国总理李光耀瞌然长逝,25日妻子的弟弟中风垂危,现也已确定即将辞世!几十年了,他们有多少的影像存在我心中啊!串成为了动画,眼前仿佛就像是那飘云落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