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怡保眼中“倒屎巷”
大奶巷美丽的误会?

古色古香牌匾挂上了,不过是否一场美丽的误会?

怡保旧街场“大奶巷”牌匾最近高高挂起,风姿招展,讵料游客未热,却先引来民间一轮质疑。

大奶巷究竟存不存在?大奶这个字眼会不会误导下一代,造成伦理观念混淆?且让我们追溯回到120年前去!

旧街场上一个世纪的大奶巷被错认?当年的“倒屎巷”,120年后的今天,被误认为大奶巷!

年届85岁的地方史科工作者朱宗贤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说了一句:怡保真的有一条被俗称为大奶巷的巷子,但不是现在挂上牌匾的地点。

他说,老一辈的怡保人口头称为大奶巷的,其实是客栈街,即目前的敦善班丹路(旧名Jalan Bandar Raya,  Hale Street, )后方的一条小巷。

“现在被人当成是大奶巷的地点,其实当初是一条没有名字的后巷,是以前的人用来处理粪便的巷子,俗称‘倒屎巷’。”

曾经出版《怡保城乡散记》的朱宗贤指出,据史载,大、二及三奶巷自1895年时期就开始有人住,也有商家做买卖,但二奶巷、三奶巷比较出名,且有记录。

如今被“正名”称为大奶巷的巷子,是老怡保眼中的昔日倒屎巷。

真正大奶巷已拆除

“一直默默无闻,但被怡保老居民口传下来的真正大奶巷是客栈街背后,在二战前有约10间白锌厝屋,都属于住宅,没有开店,但战后这些居民都陆续搬走了,老厝屋也拆了。”

朱宗贤当年笔下指出:“怡保旧街场一向拥著名的二奶巷、三奶巷,但许多人(指中年少年阶级)却不曾听过大奶巷。它坐落客栈街Hale Street,靠近大草坪一段与波士打律三层楼会宁会馆之间唤作Hale Lane,入口对面乃汤福光事务所(旧店名)与中山戏院间。”

与姚德胜毫无关联

询及也有一种说法,指大、二及三奶巷是已故大矿家姚德胜送给8名妻妾的其中3人。朱氏一口否定上述说法。

“大、二及三奶巷是一名李氏有钱人所拥有,与姚德胜没有关系,因为姚德胜是迟至20世纪初才发迹,而那三条巷子早在19世纪尾就已经旺盛。”

朱宗贤受访时坚称民间俗称的大奶巷,是在客栈街背后。左为谢伟恩,右为本报记者梁美琪。

谢伟恩:或是“Lane”谐音

曾是霹雳乡土研究协会顾问的谢伟恩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认为,怡保的“奶”巷,也有可能是被当时以客家人居多的市民口传而来,不是金屋藏娇之地。

他说,英文字眼“Lane”与客家话的“奶”发音相同,不谙英语的居民当时就将“Lane”(巷),称作大奶巷(First Lane)、二奶巷(Second Lane)、三奶巷(Third Lane)。

“然而,‘二奶’这个字眼在中文是小老婆、妾侍的含义,因此被人误会成是有钱人金屋藏娇的地方。”

他也表示本身在7、8年前曾根据战前的怡保地图,重绘出怡保新旧街场,发现地图上只有二奶巷和三奶巷,没有所谓的大奶巷。

谢志明:有大婆无大奶

怡保文史工作者谢志明说,“大奶巷”无论从语法、地理等方面都是不正确的,他担心会形成误导,传承了错误的“文化”和“历史”给下一代。

他向本报说,“大奶巷”或许是从人民口传下来的称呼,但如今变成了铿锵的“文字”,高挂在地方上,是不恰当的。他认为,“大奶”的字眼是不存在的,如今用了它,会让人误会,将妻子都称作“大奶”。

“在语法中,妻子是原配,可称大婆,接下来的才是二奶、三奶,没有所谓大奶,不能因为有了‘二奶巷’和‘三奶巷’,而刻意搞出一个‘大奶巷’。”

他说,依据现今的“大奶巷”,它看起来是一条大路,与“巷”的字眼格格不入,只有“二奶巷”看起来才是名副其实的一条巷弄。

二奶巷居民:以讹传讹

1944年出生以后,就住在二奶巷至16岁的老妇何丽珍(71岁)接受本报访问指出,“大奶巷”、“二奶巷”、“三奶巷”是当时居民对旧街场街道的称呼,但真正的由来,大家都不清楚,只是以讹传讹。

“以二奶巷为例,以前,住在这里的人都是困苦人家,都是贫穷、或者做不正当事的人所到之地,比如吸鸦片、嫖妓。”

她说,经常都目睹警察来二奶巷抓人,父母对她的管教也很严格,不允许她与其他的街坊打交道,放学后就只呆在家中。

“以前,大家都很想离开那里,离开这个困苦的环境,但现在它好像重见天日,成为历史古迹,吸引很多人到那里观光。”

商家●黄志彬:相信只是搞噱头

黄志彬

我相信“大奶巷”是不存在的,只是噱头而已。

不过不管其来历真实与否,我认为都无大碍,毕竟不是称呼别人家为“大奶”,只是巷子名称而已。

我搬来这里营业已有数十年,以往该处有人居住,现在都用来囤货了。如今取了“大奶巷”的名称,会吸引人来拍照,也是好事吧。

画家●蔡子文:原配不应称呼“奶”

蔡子文

我在70年代从外埠搬来怡保,对“大奶巷”不大清楚,但曾听闻姚德胜这个人物。听前辈说,是矿家姚德胜送给其原配的一条巷子。

但是,照理来看,若属原配,也不应叫做“奶”,因“奶”字代表妾侍。

旧街场第一条巷弄

继二奶巷爆红后,火箭甲巴央服务队分别在7月和9月,推介三奶巷和大奶巷,欲将三处打造成旅游景点。

惟怡保人对现今挂上牌匾的“大奶巷”的历史和其存在有着不一样的见解,有者认为并没有大奶巷的存在,有者认为是错认了一条无名的小后巷。

据悉,怡保开埠之初是从中山戏院旧址往近打组屋方向一路发展,当初民间俗称的大奶巷,乃是旧街场第一条巷弄,惟如今已面目全非,形同一条被人遗忘的后巷。

而今被配上中文名变成大奶巷的巷子也显得寂静,只有几户人家,停放着三两辆车子。

朱宗贤所指的大奶巷,尽头的入口处对着当年的中山戏院。


朱老前辈担心后人误解历史

为了再三确认大奶巷“本尊”的位置,记者不只登门拜访研究怡保地方史科的老前辈朱宗贤,过后还邀请朱老,特地前往旧街场走一趟。

朱宗贤虽然年事已高,双脚不太灵活,精神可不差,记忆也清晰。一到了旧街场,他就直指会宁会馆和一家照相馆(现已变成餐馆)的位置,说大奶巷就介于会宁会馆和照相馆后方的巷弄,还说大奶巷斜对面曾有一间中山戏院。

朱宗贤过后看到挂着“大奶巷”牌匾的所在位置,直言那条巷子以前只是普通的巷弄,没有任何名字。朱老对传播怡保旧史及掌故的热心犹在,他担心后人对怡保历史有所误解,实乃一代文人风节。大奶巷啊大奶巷,如果你会说话,你要说什么呢?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