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抒感

在中华文学史上,秋天和明月两者,为龙族留下了许多的诗文,并成为中华文学史上长存不朽的文学遗产。

由古至今,秋天在华裔的眼中,是使人触景生情的一个特殊季节。它既能令人产生豪迈的慨叹,如宋代苏东坡的〈水调歌头〉之:“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它也令人产生思乡之情,既温馨,又柔和,如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读来琅琅上口,流传千古。又如晏几道的〈临江仙〉:“记得小萍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这也是因月生情,发而为句的典型词作,情富感深。

我也不否认,在每个秋天,我也会触景生情,或因事生感,写诗抒感。在2015年里,我国一连发生黄衣与红衣队伍的示威游行。尤以后者,含有暴戾的气氛,我因有感而写了一首七律,算是今秋因事而抒感之作,诗曰:“野性全呈比兽狂,崇行暴戾脸无光。浓霾已足招人诟,丑态尤羞入韵章。错藉红衫伤族谊,幸凭良警护权纲。秋宵望月忧愁困,怎得寻方压乱芒?”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