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园遗稿的流向

梁园在《海天杂志》发表的长篇〈崩溃〉首期。 (照片提供/冰谷)

梁园交思敏捷、创作勤奋,使他在匆匆的人生旅程中交出了数量可观且质素不错的作品,丰富了马华文坛,给尽乎枯竭的文学界多一份滋润与营养,功不可没。

梁园发表作品最多的期刊和园地,最早为〈蜜蜂〉,后转向《蕉风》、《教与学月刊》和香港的《当代文艺》。他除写作勤快投稿的园地也广阔,报章包括《星洲》、《南洋》、《新明》、《星槟》等,梁园都是常客。据我估计,梁园35岁之龄写下的文字超过100万言,他主要创作文体为小说,包括长、中、短篇,其次为杂文、新诗、文学理论,几乎所有文学体裁都尝试,是马华文坛中少有的多向性健将。

著作产量丰富

单就长篇,粱园写下了〈广西人〉(在通报〈晨钟〉版连载),〈崩溃〉(在《海天月刊》连载),另一个〈天网〉,原本要在《海天》刊出,可惜后来因《海天》停刊而没有出现。他生前出版了5部著作,就是《山居寄简》、中篇《鬼湖的故事》及短篇小说集《黄与白》、《喜事》、《自由与枷锁》,合共30万字,换言之,他尚存近100万言遗稿可收辑成册,足以构成近10部著品。其中长篇〈崩溃〉列为“海天文丛”,出版预告于1965年8月号的《海天》刊出,却始终没有见到该书面世。至于〈天网〉则不见在报章或杂志上刊载,粱园有没有完成这部长篇,我问过钟诗梅,还有一度在书店帮忙粱园的大姐雅娥,都没有确实的答案。

60年代的华文报章,都习惯性在每年新年间出版〈新年特辑〉,厚达四、五十版,内容多彩多姿、琳琅满目,有关文学、风俗、生肖、地貌等专题,令人目不暇及,梁园的名字在〈特辑〉中频频亮相。这些大块文章,记忆中有〈马来文坛50年代小说行列〉、〈马来文学的民族主义精神〉(注),可见梁园对马来文坛涉猎之广。其他因时代久远,已不复记忆了。

遗作交给他的同事

作家扫帚自珍,是人之常态。梁园临终前尚不忘他的作品,托咐遗孀诗梅将所有的遗作交给他的同事,可惜他去世了几十年未见代投发表或结集成书。这些遗稿后来辗转流入作协文艺期刊《马华作家》的主编李忆莙手里,李在该刊选编了一个〈梁园纪念特辑〉,算是作为梁园死后遗稿的丁点交代﹔遗稿中有梁园未婚前致钟诗梅的书信、剪稿及未经发表的作品。书信都悉数归还梁园遗孀钟女士,遗稿则给了南方大学马华文学馆收藏。

我没有机会读完梁园的作品,尤其早年的〈蜜蜂〉和六、七十年代的《当代文艺》,我告别学堂走进偏僻的橡胶林,涉猎文艺期刊的机会尽乎其微,但却有机会常与梁园接触倾谈文学。因为这时候梁园已辞去教职,离开乌鲁十八到居林,与绿穗(林圣轩)共同创立海天书局。我周假从大年郊外的胶林里出来喘气,每次都到居林的海天书局。

文友聚会之地

那时候的海天书局可称为北马青年文友聚会之地。除了掌管书局的梁园和绿穗,我经常可遇见陈慧桦(鹏翔)、 丘梅、雨川(俊发)、艾文(北蓝羚)、慧适、林峰(廖国荣)、蔡欣等 ,当时大家都是单身族,有时夜了就在书店里打地席至天明。70年海天书局关门,月刊也随之停办。梁园为了生活,无奈告别居林,携眷远赴都门出任新明日报文艺副刊〈青园〉主编,转换了另一个人生码头,不幸却成了他生命的终站。

(注::因全靠记忆,标题未必准确。)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