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倒霉说基尔/黄子

或是巧合,或是就因担心判决而心脏病爆发入院,前雪州大臣基尔的贪污案,联邦法院因此展延下判;随后开庭后驳回上诉,维持高庭裁决。

他向法官大人求情,上有高堂老母,下有待教待哺儿女,最小的才6岁;请求以服务穷人,代替入狱。不过,所求未获允准。锒铛入狱一年,“基宫”被充公。

说到巫统部长大臣级的高官,因贪渎而被判罪,机率比中多多首奖更低;偏偏他就中了这数十年一开的大奖,他上位就因前两任州务大臣先后涉嫌贪渎中箭落马,才冷手拾个热煎堆。无端端年少得志上青云,最终还是免不了东窗事发。

偷沙丁鱼坐牢十年

前任们事发落马也就全身保财而退,一个后来东山再起当起中央部长,另一个退隐消失江湖。唯独他这倒霉鬼时运不济,又因断送了雪州政权,被告上法庭还成了继拿督哈仑之后,第二个坐牢的州务大臣。

从雄踞一方的诸侯,到败兵丢城丧地。失官之后,基尔已饱受羞辱,在公共场合出现,夫妇头低低走路,见之不无感慨。

不过,相对之下,一个印度同胞只是偷了价值170令吉几罐沙丁鱼和白米,被判坐牢十年,与基尔的罪行和惩罚,根本不成对比。印度小偷一年后命丧牢中,基尔则保住其巨财——收入与所积财富不成正比的巨财。坐牢一年,扣七扣八,几个月后就是好汉一条。倒霉是倒霉,至少曾经拥有了多年呼风唤雨的权势,而失去基宫却是不足挂齿。

黄子■时事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