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战争,恢复征兵制?/陆培春

在朝野势力悬殊之下,安倍大力推行的《战争法案》轻易在参议院通过,从此日本军队走向国际化,可随时随地随意先发制人,或以准美军身份与美军并肩作战。接下来,日本人的征兵制将复活,大批青年再被送上战场的危机。

在亚洲,韩国、台湾和新加坡等国均实施征兵制,好战的日本有样学样,也并非什么奇闻怪事,何况日本在战前就曾大肆征兵送往亚太地区当炮灰的先例!

1942年6月,日本海军在太平洋中途岛海战遭美军还击,翌年便迎来二战决定胜负的残棋局面,阵亡者日众,兵力奇缺,不得不向高级学府20岁以上的文科生及部分理科生(余者留后方研发武器)打主意,发出召集令,连具日本国籍的台湾人、朝鲜人、伪满及日军占领地居民、日侨学生也难逃厄运,不少人葬身广阔无垠的海外战线,终归徒劳。

壮行会秋风秋雨

1943年10月21日,东京明治神宫外苑竞技场举行“出阵学徒壮行会”.那天秋风秋雨愁煞人,细雨纷飞,在东条英机首相发号施令下,77校7万名戎装打扮,荷枪实弹的学生们在5万观众眼前和悲壮音乐伴奏下绕场一周,并引吭高唱军歌、“宫城遥拜”,很多人仍不知道自己即将为野心勃勃的军国送死赔命!壮行会在台北,新京(朝鲜)、大连、上海、大阪和仙台等地也举行,并拍成电影以鼓动民众拥护战争。

翌年兵员战死太多太惨,“壮行”亦无用,于是废止;1944年,兵员更缺,征兵年龄降至19岁,未成年也成为军国猎物,累计达13万之众;至于战亡人数不明,不少人不是“玉碎(集体自杀)”便是饿死,或充当敢死队,一去不复返。

平心而论,任何国家,国民均有义务卫国,为国牺牲光荣无比,受人敬仰。然而,军国或日帝掀起的,竟是一场伤天害理的侵略战争!日本官兵在自己国家原是个好爸爸、好丈夫或好孩子,但一侵略人家便反常变态、变成丧心病狂的恶魔或刽子手,奸淫杀戮,无恶不作。可惜战后70年,日本人仍对这关键问题糊里糊涂,没吸取教训。

自卫队角色矛盾

尽管六成日本人反对安倍首相推出的《战争法案》,八成民众和九成宪法学者反对修改和平宪法,94%认为国会讨论还不充分,但他仍在众参两院凭其过半数势力强行表决,从此日本翻越分水岭,从和平大国沦为一如到处战争的美国般之嗜战大国,日军的国际化与美军化,无孔不入,无处不去,也宣告他们摇身变成准美军了。

《战争法案》成立后,有49位自卫队太太打电话向日本律师公会投诉,担心丈夫生命危险,前途未卜。自卫队当初入队,纯然想当卫国英雄,即使牺牲成仁,也在所不惜。但,今次政府修改法令,要他们沦为美国打手,再往海外侵略他国,或为了美国的世界战略而轻易付出宝贵性命,那是两码事。倘若换作安倍,相信他也不愿意。

换言之,当初跟政府定下的誓约,与今后角色不同,有所矛盾,已非“自卫”队!除非愿意为美国益卖命,否则辞官归故里者一定大增,造成原已缺人的自卫队会面对人手更加不足的困境。

不惜变嗜战大国

若然,安倍又如何解决?毫无疑问,恢复征兵制可也!连日本国体,即把和平大国变成嗜战大国也在所不惜,恢复征兵,当然属芝麻小事,时机一成熟,在国会如法炮制,凭其优势投票通过。

征兵制已是个热门话题,难怪国会大厦前许多年轻妈妈抱着牙牙学语的幼儿与年轻学子们一起抗议,叫上世纪60年代示威反安倍外祖父岸信介强化日美安保条约的老左叹为观止,不信为人母者竟会不顾怀里心肝宝贝安全,挤在混乱人群中抗议,倒不知自嘲是“家中反对党”的第一夫人安倍昭惠有何感想?

去年底大选,安倍偷天换日,移花接木,要选民给其“安倍经济学”打分,对出兵当美军喽罗的敏感议题避而不谈,结果大胜!但现在躲不开了。总之,战前征兵制是为了日帝对外侵略,这次他毛遂自荐,欲助美侵略他国以掌控霸权,不再专守防卫,不愿放弃战争,显然,征兵制是为了美国自私自利的世界战略,但,有哪个日本人会再为不正义之战而付出宝贵生命呢?

(作者为日本青森中央学院大学客座教授)

陆培春■大学客座教授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