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焦/周秀洋

中国驻马大使在中秋节前夕,到近来成为觊觎目标的茨厂街走了一趟,没想到却走出了一场风波。一番听起来“正常”的外交辞令,被听进了各方的耳里后,却是各自诠释,于是 有人说,中国大使也“发声相助”了,也有人认为中国大使在干预大马政治。于是,又延伸出另一场风波,外交部传召大使问话;接着又是另一番争论,有没有传召该不该传召,而身在国外的外长阿尼法也漏夜发文告,对其他部长干预外交事务大表不满。

事态的演变,让焦点一再的转换,还真是让人有点反应不过来,到底哪个才是重点啊?可偏偏,最该被采取行动的那个人早已经无事一身轻了!

煽动言论未受严惩

马来人非政府组织联盟主席贾马在9·16集会后就不断要求要在茨厂街分一杯羹,甚至恫言要在那里发动另一场集会,还威胁说(至少我听了觉得这绝对是威胁)不排除会发生骚乱。结果,贾马因为他的言论被警方扣留,但也只是一天,之后就被释放了,也不见任何后续行动。为什么我深深觉得,他的言论已引发了不安,如果根据内政部的说法,或许该这么说,会造成恐慌或可能造成恐慌,可为什么他在发表了如此煽动的言论后,依然不见他必须面对任何官司呢?威胁引发骚乱的罪名难道不严重吗?贾马从警局出来后稍停没几天又发表伟论了,他说,中国大使日前的发言,证明大马华裔依然有“靠山”,一旦发生任何事情还可以“返回”中国。我真的无法理解这位仁兄是从哪里得到这样的资讯,竟然以为,生在大马长在大马根在大马的华人,可以就这样轻易的放弃自己的“家”?或许他身边没什么华人朋友吧!大马华裔的国籍是马来西亚,我们只有一个祖国,那是马来西亚,出国被人问起我会说我是马来西亚人,被误以为是中国人时,我也会加以澄清!

不可放大彼此差异

中国,或许曾经是我们祖辈的故乡,但如今我们的根深种在大马这片国土上!贾马先生,您的历史科目是不是经常不及格呢?还是您患上了选择性失忆?又或者最终您又要说,是媒体的错?我能不能控诉这位自诩为马来同胞斗士的仁兄伤害了我的爱国情感呢?幸好,我知道这位贾马先生绝对不代表大多数巫裔同胞,就连一些马来同胞也看不惯这位仁兄的所作所为。只是,有时候看着听着他这样的言论,难免心中愤愤难平,只希望谁能来给他一个教训,让他长长记性,也好彰显大马执法和司法的公正无私!

什么时候,那些投机政客才愿意放过国内的各种族,让各族和和睦睦的相处?要和平共处不是应该尽一切努力异中求同吗?为什么非要将彼此的差异无限度放大,却将彼此的相同无限缩小呢?

周秀洋■自由撰稿人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