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合作汽车音响生意
男子莫名被指欠债31万

李木理(译音,右)对于本身与家人莫名背负的债务,向柯松达求助。

(新山1日讯)61岁华裔男子声称本身莫名得替公司偿还31万令吉债务予生意合伙人,因此连累一家五口遭流氓讨债,一年来居无定所,终日惶恐不安,还影响无辜儿子与儿媳正常家庭生活,导致小两口正闹离婚。

事主也宣称两度被讨债者殴伤,甚至一度萌生自杀寻死的念头。

追债行径犹如流氓

上述男子质疑对方所出示的借据合法性,而且对方无法列出具体的债务证明,这对他有欠公平;该男子还谴责对方委托的讨债人,通过恐吓与骚扰等方式追债,行径犹如流氓,威胁他与家人的生命安全。

李木理(译音)为此向马华柔州公共投诉与服务局主任柯松达求助,并在今日上午召开记者会叙述本身遭遇。

李木理透露,约在8年前,他与郑姓男子、一名来自霹雳州的男子共3人合作经商,成立一家汽车音响公司,向他讨债的生意合伙人是该郑姓男子。

他指出,他们3人当时还在汽车音响业替人打工,因此,该公司是注册在他们3人的妻子名下。

他说,该公司注册工作、所有关于钱财的事务皆由郑姓男子全权负责,而公司在2013年因经营不力停止运作。

李木理:仅2股东签名质疑借据合法性

李木理透露,整件事情是自去年10月1日起发生至今,并形容过去的一年里,对于他与家人是一场噩梦!

他说,郑姓男子在去年10月1日下午前往儿子的住家,突然出示4张总额31万令吉的借据,要儿子代为偿还这笔欠款,再经儿子通知后,他才知道此事。

他强调,自己从没借大耳窿,不曾晓得相关借据一事,也没签过任何借据,而这4张借据分别是2007年、2009年、2011年、2013年签署的借据内容,是以公司名义向郑姓男子借钱。

他质疑有关借据不合法,因为,公司股东共有3人,即所有合伙人的太太,但借据借贷者只有2名股东的签名,本身太太没有签名,借据也没有内陆税收局相关单位的盖章。

李木理提到另一疑点,柯松达也协助查证,通过电话联络,来自霹雳州合伙人亲口坦承,其太太不曾签署任何借据,并对此事一概不知,事主也不认识在借据上签名的见证人。

记者会上,柯松达补充,他也质疑借据的合法性,因为借据内容格式并非正式的书写格式。

李木理:仅2股东签名质疑借据合法性

李木理透露,整件事情是自去年10月1日起发生至今,并形容过去的一年里,对于他与家人是一场噩梦!

他说,郑姓男子在去年10月1日下午前往儿子的住家,突然出示4张总额31万令吉的借据,要儿子代为偿还这笔欠款,再经儿子通知后,他才知道此事。

他强调,自己从没借大耳窿,不曾晓得相关借据一事,也没签过任何借据,而这4张借据分别是2007年、2009年、2011年、2013年签署的借据内容,是以公司名义向郑姓男子借钱。

他质疑有关借据不合法,因为,公司股东共有3人,即所有合伙人的太太,但借据借贷者只有2名股东的签名,本身太太没有签名,借据也没有内陆税收局相关单位的盖章。

李木理提到另一疑点,柯松达也协助查证,通过电话联络,来自霹雳州合伙人亲口坦承,其太太不曾签署任何借据,并对此事一概不知,事主也不认识在借据上签名的见证人。

记者会上,柯松达补充,他也质疑借据的合法性,因为借据内容格式并非正式的书写格式。

多次遭讨债者骚扰一家五口四处躲避

李木理透露,本身曾联络郑姓男子以厘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但后者态度强硬,要他偿还这笔借款,其余一概不理会。

李木理与家人一家五口此后就被相信是来自同一批人士的讨债者恐吓、骚扰追债,从此家无宁日,他们终日惶恐度日,四处躲避这批讨债者的骚扰,至今已前后8次报警。

期间,他的车子被对方拖走、儿子住家被泼洒红漆、家人面对连续骚扰电话等,一家苦不堪言。

儿子媳妇闹离婚

李木理透露,这件事情拖累到儿子与儿媳一家,他们结婚三四年,因在此事上不胜其烦,夫妻俩关系不睦,吵着要离婚,亲家也经常向儿子施加压力解决此事,如今儿媳已返回娘家。

针对李木理的遭遇,柯松达抨击讨债者的流氓讨债方式,并要求警方关注这类事件,包括大耳窿追债手法。

他表示,本身会协助事主,并将会见新山南警区主任苏莱曼交流,把这宗案件交予对方处理。

泼热水围殴李木理被讨债者暴力对待

李木理被追债期间,曾二度被讨债者暴力对待,先被泼洒热水,后在众目睽睽下被围殴而断了2颗牙、背部与左手掌受伤。

他宣称,今年6月13日上午11时左右,他被2名男子带至实达英达花园一家咖啡店,接着,对方要他还清该笔31万令吉欠款。

他当时向对方提出有关借据的不合理与可疑之处,但对方不予理会,执意要他还钱,过程中对方还恶意向他泼了热水复离去。

事后,他担心人身安危,针对此事前往警局报案。

在今年8月24日下午4时,李木理应讨债者之邀又到实达英达花园一家咖啡店见面,对方有2名男子出现,因有关债务问题谈不拢,对方开始拉扯他。

他尝试逃跑,不料路口对面另有3名男子突然出现,这5人就在该咖啡店旁边对他拳打脚踢,咖啡店当时有许多民众目睹事情的发生。

李木理受到围殴,导致断了2颗牙、背部受伤疼痛、左手掌肿痛。

一年来彷徨无助李木理曾萌生自杀念头

一年来的彷徨无助与极大压力下,李木理在上周曾萌生自杀念头,惟此法仍无助解决问题,他选择作罢

他说,在突然被指背负31万令吉债务,加上讨债者的流氓式暴力追债手法,他认为本身已走投无路,当时确实有寻死的想法。

“倘若自己一死了之,家人从此不受牵连与骚扰,我愿意去死!”

他表示,本身后来斟酌细想,自己一旦死去,有关问题依然没获解决,家人可能继续受扰,过后打消这个念头。

他说,自己决定继续面对这个问题,解决问题才是。

心痛儿子无辜受累

李木理对儿子无辜在此事中受累,并承受巨大精神压力,感到心痛。他透露,儿子相信身心饱受煎熬,前几天手持刀子踱步,令人担忧。

儿媳离开儿子

他说,儿子的住家位于新山东北区佳也布特拉花园,因受他连累导致住家被人泼漆,儿子被迫跟他过着躲债的日子,该房子目前已空置,儿媳也离开儿子的身边。

他透露,本身一家5口,包括59岁的太太,26岁的儿子之外,还有2名28岁、22岁的女儿,她们也无奈受到牵连。

郑先生:借钱合资做生意“借据由李木理所拟”

针对李木理质疑借据的合法性与不晓得借据的说法,郑先生受询时指是一派胡言,还指相关借据都是李木理所拟。

郑先生指出,当时李木理向他借钱注资他们合伙的公司,便拟出这4份借据,并找了他的太太与霹雳州合伙人的太太签名后,再交给他与一名见证人签名,之后由他保留相关借据。

他表示,签署了借据后,他便借出相关款项予李木理,后者把这些款项用来进行自己的事务。

他说,去年10月1日,因为公司已停止运作,他便找上李木理的儿子并出示这些借据,希望能拿回这些投资在公司的钱。

他指出,这笔约30万令吉的款项,希望包括他在内3名合伙人一同承担,他自己承担10万令吉,其余20万令吉则由李木理与霹雳州的合伙人平均分摊。

他表示,霹雳州的合伙人愿意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偿还10万令吉,可是李木理不愿承担剩余10万令吉。

郑先生强调,他只想拿回投资该公司的钱,在法律上来说,该公司仍存在。

仅2股东签名借据仍有效

询及借据的合法性,郑先生指出,他有询问律师意见,公司有3名股东,虽然相关借据只有其中2名股东的签名,借据仍属有效,借据是正式的文件。

他补充,该公司确实注册在他们3名合伙人的太太名下,因为,他们创业时仍在汽车音响业界打工,为担心引起老板不快与间中带来的不便,所以,他们皆以太太名义注册公司,李木理有关成立公司的说法是正确的。

另外,郑先生透露,本身为了在讨债期间产生不必要的误会,或被李木理反过来指责任何不是,在这方面,他有发出律师信函,声明本身有委托他人协助追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