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收入国目标不易完成/南洋社论

在马币持续贬值下,马来西亚欲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的宏愿,可是日期越来越近,目标越来越远。

在2020年达到1万5000美元人均年收入,是高收入国的普遍定义,马来西亚要在未来4年内完成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设定的这个目标,必须加倍努力且快马加鞭,然而令吉兑美元不到一年内狂泻20%,却成为迈向目标的最大阻力。

首相署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总执行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贾拉周二(29日)对国家经济发表好坏参半的看法,他认为世界银行或基于美元不断升值,而将高收入国的门槛拉低。

其实,不管世行会否减低高收入国的基本条件,但国内政治波动已是国家经济当下面对的其中一大困扰,却是不容漠视的事实,除非政治动荡趋向缓和,否则没有几个人会看好政府能够带领国人跻身高收入国行列。

纳吉政府所面对的挑战是严峻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依然咄咄逼人,希望联盟更是抓着政府的施政弊端不放,这种氛围似乎不很可能在来届大选前消弭,因为这样,首相纳吉和他的政府必须花费更多时间来化解政敌及“自己人”的的政治攻讦。

“没有了政权,就什么都没了”,这是马来西亚一般政治人物的从政信仰,能够将国家利益摆在政党、集团、或个人利益之上的例子少之又少,尤其在兵荒马乱的今时今日,大家都在为最迟落在2018年的全国大选着想,大伙都把第14届大选列为冲刺的第一目标,在这个情况下,有关晋升为高收入国的努力必然事倍功半。

国阵政府当政超过半个世纪,可是政府部门的许多陋习仍然未获改善,这一点绝对是高收入国宏愿的绊脚石。

回教消费者协会(PPIM)社运主任拿督纳兹因周二(29日)揭露,政府部门和机构,包括关联公司恶习难改,而拖账是其中一个主要弊端,许多巫裔商家也被这些单位“拖死”。

他说,一些根据财政部通令,必须在两个星期清还的账目,却一拖再拖,拖至4个星期、6个星期,甚至超过一年,有人因此找上首相,才成功申领到工程款项。

他感叹说,这种情况如果不改,则无论政府对商家下达什么援助,皆无济于事。

纳兹因的申诉,或许只是冰山一角,但其中不管是小拿破仑作祟,抑或是政府的繁文缛节所致,对政府欲提升国家经济的努力,都是一个讽刺。

再好的政策,若是落在无能或存心不良的执行者手上,一切都将枉然,奇怪的是,类似例子可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上演,但政府却似乎无能为力,任由行政毛病继续滋生。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