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微末节

自马六甲回到都城来的时候,雪隆忽然就下起了大雨。连续多天的烟霾笼罩,似一片乌纱,强迫地罩在半岛的空中,灰蒙蒙,空气难闻。这是每年都要经过一次的巡礼。那天和同事聊到烧芭这件事,大家不约而同的说,是不是还有别的方法可让土地更肥沃?话题到最后还是无疾而终。因为没有结论,所以是个悬案。

这悬案,是马来西亚人心中永远找不到答案的谜面。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烟霾的味道也成了集体记忆,每当时间一到,烟霾飘来,大家就开始忆起去年有烟霾的日子里,我们平常天里发生过的事。我就想起了高中时期,老师给我上的一堂课——鲁迅的〈藤野先生〉。在网络上找出那篇文章重读一遍——没错,是有烟的味道。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