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发信号召叔伯逼宫
沙地宫廷谋推翻国王

沙地阿拉伯国王萨勒曼(小图)年初改变王室“兄终弟及”的一贯做法,近来引起部分王室成员不满,一封由开国君主后人发出的信件本月在王室家族内部广泛流传,惹起逼宫疑云。图为王室成员在文化节上持刀剑跳传统舞。

(利雅得30日讯)沙地阿拉伯王室新一波权斗浮面,一封由开国君主后人发出的信件本月在王室家族内部广泛流传,惹起逼宫疑云。

信件警告国家正陷入严重财政困难,有可能令王室失去统治权力,矛头直指国王萨勒曼及两名法定继承人,呼吁家族第二代召开全族会议以撤换国王。

署信的王室第三代成员,近日匿名接受英国《卫报》访问,质疑身为国王儿子的副王储默哈末·萨勒曼弄权,又指4至5名王室第二代成员即将商讨信件,并正与第三代成员拟定方案。

据Middle East Eye网站报道,这封署名“沙地国王伊本·沙特一名后裔”的4页信件,9月4日起在王室族人之间流传,表达对王室前景的忧虑。MEE上周确认署信者为一名王室第三代王子,但应后者要求保密其身分。

信中警告,沙地王室“愈来愈接近国家倾覆和失去权力”,呼吁“所有伊本·沙特之子”(即王室第二代)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局势,并尽一切努力“挽救国家”。

沙地阿拉伯国王萨勒曼(小图)年初改变王室“兄终弟及”的一贯做法,近来引起部分王室成员不满,一封由开国君主后人发出的信件本月在王室家族内部广泛流传,惹起逼宫疑云。图为王室成员在文化节上持刀剑跳传统舞。

点评国王王储“无能”

信中要求王室成员孤立国王萨勒曼、王储纳伊夫和副王储默哈末·萨勒曼,分别点评3人为“无能”、“奢侈和自负”和“腐朽盗贼”,主张由“最伟大和最虔诚”的人接棒。

《卫报》报道,上述信件从军事和财政上提出批评,一边批评沙地在也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军事决定“完全计算错误”,另一边引述油价过去一年由每桶120美元(约531令吉)暴跌至50美元(约221令吉),令国家面临财政挑战。

信中强调,除非王室改变决策方法,否则即使换掉国王,王室都无法停止金钱流失、政治不成熟和军事风险。

该名王子声言,萨勒曼“状况不稳”,实际上已由纳伊夫控制国家。他又指许多王室第二代中人对局势“非常焦虑”,“我的4 至5 名叔伯很快就会讨论信件,他们正与许多侄儿制订计划,那将会推开大门”。

批王储挟天子令诸侯
疑苏德里派系内乱

沙地近年面对连串内忧外患,阿拉伯之春后开始加强插手中东政局,介入叙利亚和伊拉克内战。今年1 月萨勒曼继位后有增无减,3 月发动阿拉伯联军介入也门内乱,阻止亲伊朗“胡塞”组织武装势力扩张,身为国防部长的纳伊夫扮演关键角色。

4 月底萨勒曼更突然撤换原王储穆克林,侄儿纳伊夫在继任顺位升一级成为王储,副王储空缺则由其儿子默哈末·萨勒曼出任。

沙地王储纳伊夫(左)是沙地国王王位的第一位继承人。(美联社)

改变“兄终弟及”做法

萨勒曼改变沙地王室“兄终弟及”的一贯做法,虽然舆论多视为改革,但亦有沙地观察家认为埋下宫廷斗争伏笔,因为萨勒曼及纳伊夫同属王室中的苏德里(Sudairi )派系,其他王室成员或因其巩固自己派系而心生不满。

副王储默哈末·萨勒曼是沙地国王王位第二顺位继承人。(法新社)

苏德里派系指的是沙地开国君主伊本·沙特宠妃苏德里的7 名儿子及其后人,前国王阿卜杜拉一直平衡苏德里及非苏德里两方势力,萨勒曼登基后情况有变。

不过,率先披露逼宫信件的Middle East Eye 网站,引述一名在沙地仍有人际网络的流亡异见人士称,今次逼宫由前内政部长、萨勒曼同母兄弟艾哈迈德发起,若属实即是苏德里派系“窝里斗”。

沙地国王萨勒曼3月决定发动阿拉伯联军介入也门内乱,阻止亲伊朗“胡塞”组织武装势力扩张,惟这项只集中在空袭(右图)的行动被批评犹如“烧钱”。左图为数名驻守在也门亚丁的沙地士兵。(法新社)

油价泻打仗烧钱无底洞
沙地储备3年内恐枯竭

沙地阿拉伯王室得以富甲一方,全靠身为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国带来的丰饶石油收入,数以千兆美元的资金几乎用之不竭。可是,随着过去一年国际油价大幅滑落,加上在也门空袭“烧钱”,两大无底洞令沙地财政开始响起警号。

有花旗银行分析师向Middle East Eye网站指出,沙地政府今年在收入和计划支出之间有高达20%的赤字。为了填补财政缺口,沙地近半年大举从海外基金撤资,估计半年内撤回700亿美元。

沙地国王萨勒曼3月决定发动阿拉伯联军介入也门内乱,阻止亲伊朗“胡塞”组织武装势力扩张,惟这项只集中在空袭(右图)的行动被批评犹如“烧钱”。左图为数名驻守在也门亚丁的沙地士兵。(法新社)

国际油价已跌穿每桶50美元(约221令吉),比去年高峰低不止一半。这对九成国家收入来自卖油的沙地造成挑战,但利雅得有责任造成这个局面。

沙地去年在自己主导的石油输出国组织会议上拒绝减产撑油价,分析相信此举旨在打击美国页岩油对手,皆因后者开采成本较高,低油价可能促使大量页岩能源企业停产。

不过,正如外界担心的一样,油价下泻如“七伤拳”,同样打击沙地经济。

沙地入不敷出,自油价去年回落起,外汇储备大跌730 亿美元。根据沙地金融局统计,该国截至8 月的净海外资产剩下6644亿美元。

花旗银行分析师指出,流失储备占总额逾一成,倘无新资金注入,沙地储备可能在两、三年内枯竭。

过去一年国际油价大幅滑落,迄今已对九成国家收入来自卖油的沙地阿拉伯造成挑战。(法新社)

兄弟不和 次任国王被黜

沙地王室过去曾发生宫廷政变。

开国君主伊本·沙特有30多个儿子,临终前命令两个最年长儿子沙特及费萨尔发誓绝不手足相残。沙特继位后任命费萨尔为王储,沙地因此出现了“兄终弟及”的继位制度。

不过这一安排并未阻止王室斗争。沙地1930年代发现石油后开始走向现代化,不同利益集团涌现,政府及王室内不满国王沙特的声音渐多。

沙特与费萨尔各成一派,最终费萨尔获得苏德里派系7 名王子支持,胜出权斗,1964年11月发动政变罢黜沙特,成为立国后第3 任国王。

麦加朝圣接连酿惨剧王室腐败被疑祸因

9月接连发生的造成百人伤亡的大回教堂坍塌和造成千人死亡的麦加朝圣踩踏事故,也对现任沙地政府的信誉造成冲击。

沙地政府一如既往的否认了政府官员应该对事件负责,但沙地当地人民对于这类说辞显然并不相信。

《卫报》援引麦加匿名人士指出:“内部人士(王室)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不会说。问题在于腐败,在于造建筑时国家的资源没有被恰当的使用……

“很不幸政府将目光聚焦在更低层面,比如救护车在哪里啦,医护人员在哪里啦,他们试图回避灾难的真正原因。”

麦加朝圣人踩人惨剧造成包括伊朗公民在内的逾1000人死亡,引起伊朗当局高度不满。图为大批妇女早前在沙地驻伊朗大使馆前示威。右图为一名母亲看着儿子张贴在社交网站上的照片哭泣。(美联社、路透社)

多国质疑麦加惨剧沙地否认逾千人死

沙地阿拉伯否认上星期四麦加朝圣人踩人惨剧,造成超过1000人死亡,但多国官员都表示,实际死亡人数超过千人。

卫生部说,罹难人数维持在769人,另外有934人受伤。

麦加朝圣人踩人惨剧造成包括伊朗公民在内的逾1000人死亡,引起伊朗当局高度不满。图为大批妇女早前在沙地驻伊朗大使馆前示威。右图为一名母亲看着儿子张贴在社交网站上的照片哭泣。(美联社、路透社)

沙地官员澄清,他们早前向多国外交官出示近1100名死者照片,是为了协助确定死者国籍及身分,但并非所有死者都是死于人踩人,部分是在整个朝圣活动期间,因自然原因离世,亦有111人是在本月11日,一部巨型吊塔倒塌,压毁麦加大回教堂时遇难。

一名尼日利亚官员向英国广播公司(BBC)透露,事发后当局派出14辆货车运载遇难者的遗体到吉达市,至今有10辆货车、合共1075具尸体被送入停尸间。

印度、巴基斯坦及印尼官员都表示,沙地发放近1100张死者相片。而伊朗媒体早前报道,至少有1300人罹难,包括100多名伊朗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