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种族主义错在哪里?

中秋佳节前2天,中国驻我国大使黄惠康博士造访茨厂街,并赠送月饼给民众,这是应节的亲善访问。不料,这亲善访问却给某些政客蓄意扭曲,某些媒体则因它们极想看到的事件因黄大使的造访而没有发生就摆出泼妇骂街姿态任意谩骂。

一如春节,中秋节也是中国人和海外华人普天同庆的大日子,中国大使受邀与当地华裔共庆佳节乃文化认同,是正常不过的事,根本就无需大惊小怪。若有人把它政治化,甚至形容为干涉内政,那就是无理取闹,也可能是这些人做贼心虚,怕给人揭穿诡计。

作为一种尊敬的表示,茨厂街商贩请黄大使讲几句话是外交礼节,也表现茨厂街商贩有礼貌。但黄大使讲了些什么话,竟给某方面指为干涉了大马内政,还要求道歉,如此之严重?这些指责,其实是秃子怕听见光、灯、亮、烛这些字眼吧了。

换言之,认为黄大使干涉我国内政这种抗议声,是自揭其短,弄巧成拙了。

黄惠康大使的谈话除了声明中国不干涉他国内政的一贯立场外,也表明中国反对种族主义、反对恐怖主义,以及反对针对特定种族或族裔的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

口不对心此地无银

这3个反对和我们马来西亚的一贯立场相符,打从独立日开始,我国历任首相、政府都昭告天下:我们反对种族主义。因为我们是多元种族国,最忌惮种族主义,如果有人鼓吹种族主义,国家必陷入混乱,随时可以毁掉。所以黄大使说中国反对种族主义,和我们正是志同道合,可谓正合吾意。

因此,如果有人指黄大使说反对种族主义是干涉了大马内政,那岂不是说我们是推行种族主义的国家,不容别人反对?难道我们一直在讲一套,做一套,一直口不对心地在骗世人?所以“反对种族主义”这样的话如果受到谴责,那就只有一个原因:此地无银三百两。

同样的,我国也反对恐怖主义,对诸如人肉炸弹、袭击人群(差一点就发生在我们身上──亚罗街)、爆炸巴士、飞机,以至于残杀无辜、斩首这些恐怖行为都是大马极力反对和谴责的事,前首相马哈迪、阿都拉以及现任首相纳吉都曾大力谴责恐怖主义,他们也曾在外国表明这个立场,并指出一切恐怖行为与宗教无关,所以黄大使的话同样与我们不谋而合,假如有人把“反对恐怖主义”这样的谈话与干涉我国内政相等起来,那又是说我们在实际上是一个拥护恐怖主义的国家了。

责别人等于骂自己

我相信是黄大使最后那句话“反对针对特定种族或族裔的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触痛某些人,他们对这存在已久的事实一直深埋于心而不敢宣之于口,于是对这句话有过敏的反应,故而才有“干涉内政”这个无中生有的指责,但事实终归事实,华人对这句话自有深刻体会。

实际上,指黄大使干涉内政,这种指责反映出我国政治人物和一些媒体的素质低下,不知道这么样谴责别人,其实就等于骂自己,自承是种族主义兼恐怖主义者,他们自取其辱而不自知。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