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未支离破碎的国家

上周四,亚洲新闻台播出Insight(洞察)系列的一集,标题为《一个支离破碎的国家》。我认为其内容相当平衡,但标题或可选更令人舒服的《迈向一个支离破碎的国家》。原来的标题会令外人以为我们的社会已互相敌对。

我猜亚洲新闻台可辩称是创意自由。但若红衫军继续以华人为假想敌,含沙射影和侮辱,又不被大马皇家警察制衡,则该标题很可能是预言成真。

外国

11月8日,缅甸将举行“最自由和最公平”的大选。预测赢家是昂山素枝的全国民主联盟,不过昂山被禁止参选总统。她不符该最高政治职位的资格,是因为她的配偶和孩子是外国(英国)籍。许多人相信,军政府把这条写入宪法,是故意要限制她参选。

军方一开始已有25%保留席位。

1961年冷战高峰,古巴和美国断交,卡斯特罗转当苏联盟友。

2008年,他的弟弟劳尔接手政权;今年7月20日,与奥巴马政府决定放下过去,恢复邦交。古巴在官方上是社会主义共和国,有自己的选举系统: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有609名票选代表,任期5年。不允许有政党归属,总统任期无限制。

尽管是独裁政权,在卫生和教育的人文发展方面,古巴获联合国评价甚高。

9月11日,新加坡第12届大选,人民行动党获得高达69.9%选票。在互联网设施优良的发达国家,得到这个分数实在令人惊讶。对完全聚焦良好施政的人行党,和顽强地吃力前行的反对党,我同样仰慕。反对党不仅不求取代政府,还谴责让人行党丢失政权的任何想法,因为这对其有战略优势。

副首相尚达曼说,利用多元化将种族合而为一:以当新加坡人为荣的人民,是社会策略,多于经济策略。他接着说,让社会自然运作,可能已造就不信任和顽固分子。

在为新加坡式民主辩护的同时,尚达曼主张,无论何种政治模式(即全盘西方民主、指导式民主,甚或独裁),政治领袖要有深切的责任感,才能行得通。他举中国这个好例子。

我听说,以世界最高薪而闻名的新国部长,并未享有外国部长的特权。他们自己买车买房,只有名义上的保安。

我国

9月16日红衫军集会期间说出和展示许多令人反感的言论,马华高层开会应对,却仅要求禁止集会,让我相当失望。

那就像电检局漏看某部电影的一些争议性情节,就要求禁止播放电影一样。会因近期出席率欠佳,就禁止自助餐活动吗?那么,0比10灾难后,要停止支持足球运动吗?

马莫草场关于马来人尊严遭践踏的言论肯定是有争议的,但马华可选择以闭门方式面对它。而场外和集会前说出的,是十足有暴力暗示、煽动憎恨的言论。如果该党对直接涉入明显的紧急课题还会紧张不安,可能保持沉默还更好。对紧急课题绕圈子或发表华而不实的言论,老实说,只会自降格调。

巫统基层领袖已发出反对声音,把红衫军的立场标签为“自私”、“投机”和“挑衅”。

砂拉越首席部长宣布该州承认统考文凭,是董总新任主席拿督刘利民的个人突袭,肯定是砂人联党选票的强心针。砂人联党是砂国阵的华基成员党,2011年州选举和第13届国会选举惨败。

要是巫统同样帮一帮马华,而不是让后者背负更多十字架,该有多好。副首相到茨厂街走25分钟,给适当的保证就很好了。可能甚至不能扳回一票,但这不应成为顾虑。

附笔新国总理李显龙和尚达曼曾在不同的论坛中自豪地宣称,其政府的最佳措施,几乎都是从外国学来的。他们认为有用和成功的东西,就带回家改用。

他们很聪明,不是吗?

当然,人民行动党可以做他们认为对的任何事情,因为自1965年以来掌握国会和行政权。巫统和国阵自1959年以来也有相同的权利,直到2008年。

(详祺译)

拿督李耀明(本报特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