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新97年金融风暴最低记录
令吉兑美元一度贬至4.4845

(吉隆坡29日讯)持续受到内外围因素影响,令吉兑美元今早继续挫跌,一度贬至4.4845令吉兑1美元的水平,持续刷新1997年金融风暴以来的最低记录。

截至傍晚7时,令吉兑美元报4.4590令吉。全日最高4.4150,连续6天贬值。

外汇交易经纪公司FXTM市场总分析员贾马尔阿末认为,令吉的疲弱走势仍未触底,且国家银行短期内不会出手干预,因为这么做只是浪费外汇储备金。

他在一项分析报告中指出,若本周稍后出炉的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比预期低,令吉还有进一步下滑空间。

他说:“尽管市场上一些人认为,令吉在美联储决定不升息后会回弹,但我认为,这只能为令吉提供短期减压的机会而已。”

中国放缓雪上加霜

他指出,市场观察者都不明白,令吉目前面对的压力,与美国升息的关系不大。

“无疑,美国景气好转将导致新兴市场资本外流,但令吉贬值,真正原因是商品市场卖压再现,及中国经济进一步下滑的忧虑。”

他解释,中国经济放缓影响整体市场情绪,尤其新兴市场风险最大,因为他们依赖中国的贸易,商品价格暴跌之际中国需求放缓,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困扰令吉的因素有很多,惟贾马尔认为,更何况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的丑闻,将打击投资者信心。

他还说,内围影响令吉的因素即将显现,因为随着消费者购买力受到打击,末季的通胀率将激增,内需数据也会放缓。

此外,他相信,国行完全不可能会降息,因为这么做只会导致外资加剧撤资,扩大汇率亏损。预计国行将于明年初才升息,以抗通胀和吸引外资流入。

储备金跌令吉受压

我国的外汇储备金下滑,也是导致令吉“跌跌不休”的原因。

近期内,我国的外汇储备金,是东南亚最大的5个经济体中,跌幅最大的国家。

穆迪8月时就指出,尽管我国外汇储备足够应付外债,但适足率是本区域内最疲弱。

驻新加坡的澳纽银行策略员吴坤(译音)说,令吉贬值是因为新兴市场增长的担忧,及股市疲弱。

他还说,尽管许多坏消息已纳入令吉计算,但大马的外汇储备适足率是区域内最低,也意味着令吉在市场波动时更加脆弱。

适足率偏低引担忧

截至9月15日,我国的外储储备回升至3601亿令吉,或相等于953亿美元,足以应付7.3个月的进口,以及1.1倍的短期外债。

由于应付短期外债的适足率,只有约1倍,因此有经济学家曾对此表示担忧。

另外,且作为区域内唯一石油净输出国,布兰特原油价格暴跌,导致令吉跌幅比其他亚洲货币更深。

昨天,国行总裁丹斯里洁蒂也提到,我国无意在现阶段调高隔夜政策利率(OPR),因为目前的利率水平仍然适当,因此没有升息的压力。

目前,我国的利率水平为3.25%。

那指出现“死亡交叉”拖累亚股

马股盘中跌破1600点

美国股市周一趋跌,那斯达克指数更出现“死亡交叉”,进而拖累亚股周二纷纷下挫。

市场担忧中国经济放缓和美国升息前景不明朗,美股三大指数周一均大跌,道琼斯工业指数收跌1.92%,标普500指数跌2.57%,以及那斯达克综合指数大跌3.04%。

其中,那纳指是出现“死亡交叉”,即50日移动平均线(MACD)向下穿透200日移动平均线。今年8月,标普500指数和道指均出现“死亡交叉”。

投资者离场观望

全球经济前景不明朗,投资者纷纷离场观望,亚洲股市今日纷纷趋跌,并以日本日经指跌势最大,跌幅达4.05%,至1万6930.84点。

其他跌势严重的亚股还包括香港恒生指数跌2.97%、上海指数跌2.02%,以及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跌0.21%。

富时隆综指今日持续走低,早盘一度跌破1600点,至1595.220点的全日最低点,随后逐步收窄跌势,闭市时挂1603.32点,全日跌5.11点,或0.32%。

政府债券到期外资料再撤数十亿

我国政治丑闻缠身,加上令吉贬值,分析员认为,本周内外资投资者会再从我国撤走数十亿令吉,导致我国进一步走向外汇储备危机,该风险甚至会蔓延并导致整个区域动荡。

明天,我国将有一笔总值110亿令吉的政府债券到期,大马政府债券再次面临外资撤离的考验。

外资投资者平均拥有我国债券达45%,他们这次很可能在债券赎回后套现,不再重新投资在我国政府债券里。

Neuberger Berman新加坡债券投资组合经理帕拉山星指出:“目前,投资在大马资产的风险回酬不诱人。”

他说:“虽然外资不太可能大量撤走,但不表示没有风险,仍会流失一些外资。如果一些债券到期赎回后,不再重新投资,我们也不感意外。”

今年内,令吉贬值了26%,是1997年金融风暴以来的最低记录。债券价格下滑同时,股市也下跌了8.5%。

印尼关注风险蔓延

我国投资市场自7月以来,持续受到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丑闻拖累,且区域市场也面对风险蔓延的挑战。2013年,亚洲也曾面对外资大幅撤资的局面。

印尼一名政府官员接受路透访问时说:“印尼也关注非常大马市场的压力,会不会有蔓延风险。”

令吉存款下滑

尽管今年内外资投资者,断断续续脱售大马政府债券,但7月和8月,外资呈现净卖出状态。

因此,若明天债券到期,他们要将全部获利撤走,我国已不稳定的外汇储备金,势必将减少数十亿令吉。

我国外汇储备金自6月底,下跌了102亿美元,到最新的953亿美元。

除了丑闻,液化天然气出口也冲击贸易盈余,所以引起市场担忧,我国是否有能力偿还短期外债,此外,银行领域的令吉存款也有下滑趋势。

同时,评级机构持续关注大马的政策,惠誉在月初警告,我国的风险将导致债券前景下调。

另外,各界印象良好的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洁蒂,任期将于2016年届满,也是市场的另外一个担忧因素。

帕拉山星说:“国行是信誉非常好的央行,不过,目前的问题不是隔夜政策利率,主要还是外围和本地因素。”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