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促被撤港务局主席职
郑敬賲斥政治太无情

郑敬賲难以接受在任港务局和PKFZ时所付出的努力与心血化为乌有。

(巴生29日讯)被要求辞职走人的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PKFZ)主席拿督郑敬賲,直斥撤职是一项无情的政治决定,更担心别有居心者打着正要下金蛋的PKFZ主意。

郑敬賲是前任巴生港务局主席。目前已有传闻指港务局仓促要他辞去PKFZ主席一职的目的是要除去他这个眼中钉,以达到最终脱售PKFZ的目的。

对此传闻,郑敬賲不置可否。

脱售PKFZ有迹可寻

“这并非不可能,因为在我担任港务局主席时,已是有迹可寻。”

曾反对赛莫达收购北港

郑敬賲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表示,在他担任港务局主席期间,马来大亨丹斯里赛莫达旗下的马矿业曾献议收购港务局所有的5%NCB控股(北港)股份,遭他极力反对。

他指当时反对的理由是港务局财政情况稳健,包括拥有5亿令吉的定存,根本无需脱售股份套现;反之,持股还可享有分红。

“遗憾的是当我卸任港务局主席6个月后,港务局便脱售这5%的股份。其实从在商言商的角度来看,卖掉股份并不合时机,因为赛莫达一旦要全面收购此公司,必须要达到33%全面强制收购的门槛,届时收购股价岂不更好?”

PKFZ或是另一个1MDB

至于PKFZ,郑敬賲表示,目前的出租率已超过90%,而且并未动用财政部最后一期6亿8900万令吉的贷款,使到原本约42亿令吉的总贷款额已降为35亿令吉。这笔贷款将分19年偿还,每年还2亿8000万令吉。

今年营业额料获6500万

“PKFZ经过这几年的励精图治后,今年预料将可取得6500万令吉的营业额,2016年增加至7500万令吉、2017年8500万令吉,以及2018年达到1亿2000万令吉,节节上升。”他说,因此以PKFZ的前景而言,加上港务局拥有雄厚的财力为后盾,包括5亿令吉定存,每年偿还贷款已不成问题。

“若PKFZ真是在我被撤职后,以低于实际的价值转售他人,则将让某些人享有巨大的利益。这将是继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后的另一大课题。”

一董事兼任数港口存利益冲突

郑敬賲表示,有证据证明目前担任巴生港务局与PKFZ的一名董事,同时也是马六甲港口、丹绒柏勒巴斯港口及柔佛港口的董事。

其中丹绒柏勒巴斯港口及柔佛港口为马矿业所拥有。

郑敬賲指这名董事身兼港务局及私人港口公司董事,其实已存有利益冲突。

“这名董事在PKFZ爆发丑闻时,便担任董事至今;反之当时所有董事都已被撤换,唯有他一人维持不变。”

中止职务太不给面子

郑敬賲说,他本来已有心理准备将在今年底或明年被中止PKFZ主席职务,但没想到港务局却以要他立即辞职的方式走人。

不感激所付心血

“我不是恋权不走,而是他们(港务局)根本不给我面子,也完全不感激我在任港务局和PKFZ时所付出的努力与心血。”

他是在7月30日巴生港务局董事会议后,接获秘书来电通知董事会要他立即辞职,但并未给予任何的理由。

当时他立即表明不辞职,要么便港务局中止其职务。

“我又没做错,为何要辞职?港务局后在8月17日召开特别董事会议,展延任期至8月31日。

“当时港务局的官员还特地把有关函件送到我家。接着,我在22日出国后,接获总经理一通来电指任期再次展延至9月30日。” 

一早准备移交职务

他指本来是好来好去,一早也准备完成手上的工作后移交职务给接任者,但落得以不被尊重的方式中止职务,而且还要经过3次决定,说出去也会笑死人。

对政治心灰意冷

“政治是无情的。”

郑敬賲表示,在担任港务局与PKFZ主席期间,一切都以公职为优先,但最后被要求辞职时竟无人相挺,还要好像一粒球般被踢走。

“我已心灰意冷,更不会在意每月6000津贴的补贴,第二次展延后,即8月31日便退回官车并清空办公室。”

他清楚这绝对是一项政治决定,但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也曾对PKFZ在他任期内财务情况已好转并上轨道,有所嘉许,最终却落得以不留情面的方式要他辞职走人,让他难以接受。

“我已看透了,政治是无情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