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步行4公里觐见森殿下
甘榜乌鲁沉香居民求栖身

上街步行请愿引起路人关注,而队伍有秩序步行,并没有引起交通混乱。

上街步行请愿引起路人关注,而队伍有秩序步行,并没有引起交通混乱。

(芙蓉30日讯)逾150名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居民,今日在行动党森州国州议员率领下,举着“还我们一个公道”及“吾王万岁”的大字报,浩浩荡荡从沉香喊着口号,步行4公里到森美兰州最高统治者行宫请愿,要求殿下出面为居民争取合理赔偿金!

尽管家园在一周前被断电,但是居民还是坚持不迁,为了能够争取合理的赔偿,年迈的居民毅然决定步行,以行动告诉森州最高统治者端姑慕赫力兹殿下,他们是急需合理赔偿金,以便有足够经济能力搬迁。

森州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居民持请愿牌,步行至森州行宫向殿下请愿。

森州甘榜乌鲁沉香木屋区居民持请愿牌,步行至森州行宫向殿下请愿。

交警协助“开路”

该步行请愿运动是于今早10时15分开始,一早就有警察在乌鲁沉香驻守,而且一路上也有交警“开路”,约1小时的过程并没有发生不愉快事件,居民也顺利步行到行宫。

海报是以马来文、华文及淡米尔文为主,海报写上“你的良心在哪里?”、“还我们一个公道”、“我们争取合理的赔偿!”及“吾王万岁(Daulat Tuanku)”等等,居民手持标语,口中不断的喊出口号,促殿下关注居民受到不合理对待的遭遇。

原本预料1小时抵达行宫,不过在大众气势高昂的大步迈前下,只耗了45分钟就抵达,三大种族居民代表及芙蓉区国会议员陆兆福则步行到行宫门口把信件交给端姑慕赫力兹殿下机要秘书拉惹纳兹林。

高举标语的居民从甘榜乌鲁沉香路口外浩浩荡荡的出发,前排左起吴金财、拉威、张聒翔、祖基菲、陆兆福、阿米鲁丁、谢琪清及叶耀荣。

高举标语的居民从甘榜乌鲁沉香路口外浩浩荡荡的出发,前排左起吴金财、拉威、张聒翔、祖基菲、陆兆福、阿米鲁丁、谢琪清及叶耀荣。

市民围观没引发塞车

由于这是芙蓉首次出现步行请愿行动,因此一路上引起许多市民围观,不过并没造成交通混乱。

2到80岁都参与游行

请愿队伍是从甘榜乌鲁沉香出发,并沿着沉香路转入敦依斯迈医生路,之后从严端路转向克里斯南医生路到行宫,全场4公里,而80岁的老婆婆也与国州议员及居民全程一起步行,一名母亲也抱着2岁女儿参与。

行动党也在沉香路口安排柜台,免费派水予参与者饮用,而陆兆福也不断提醒民众不要乱抛空瓶,把空瓶丢在特定的车辆上。

警方也在谭阳路往皇家山的路段设立路障,不过游行队伍并没转入,而是从严端路前往行宫。

陆兆福在和平纠察前,提醒民众所需要遵守的规则,同时也派口罩予有需要人士。

出席者也包括诚信党森州主席朱基菲、森公正党主席阿米鲁丁、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组织秘书兼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社青团团长兼亚沙区国会议员张聒翔、罗白区州议员萧金良、沉香区州议员吴金财、武吉甲巴央区州议员谢琪清、汝来区州议员阿鲁古玛、新那旺区州议员古纳、万茂区州议员叶耀荣、拉杭区州议员玛丽祖丝芬及波德申区州议员拉威。

陆兆福(右)把请愿信交给行宫代表,以便传达居民的心声。

陆兆福(右)把请愿信交给行宫代表,以便传达居民的心声。

政府爱莫能助  地主断电迫迁居民要求1.2万搬迁赔偿

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希望森美兰最高统治者端姑慕赫力兹殿下能为乌鲁沉香木屋区居民伸张正义,向森州政府及地主传达居民要求1万2000令吉搬迁赔偿的诉求。

他说,尽管居民之前已经通过法律管道,甚至向州政府求助,但州政府却表示无法为居民做些什么,让居民惨被地主断电迫迁。

他表示,居民已“没选择”余地,因此才会从乌鲁沉香高架天桥底步行至皇家山行宫,呈交诉求信给殿下,希望殿下能协助居民,向发展商争取1万2000令吉的搬迁赔偿金。

他希望殿下能劝告州政府及州务大臣,向地主要求给予公平合理赔偿金予居民。

政府无法卸责不管

“虽然乌鲁沉香土地已被One Visa有限公司购买,但是当地居民是于40多年前,在森州政府的安排下迁入居住。如今土地转售给别人,州政府不能推卸责任,置之不理。“

他说,地主并非没能力赔偿,而是不愿意赔偿,甚至到国能及森州水务公司要求立刻终止当地水电供应,令居民陷入水深火热中。他希望地主能停止一切伤害居民的行为。

他劝告地主,赚钱固然是重要,但是也必须要有社会责任,不能以手段迫害居民。

他非常感谢今日勇敢站住来捍卫家园的居民,以及政党领袖的支持。他也表扬警方一路上维持交通,让居民安全步行到行宫。

在烟霾笼罩下,健康还是最重要,参与者都戴上口罩。

在烟霾笼罩下,健康还是最重要,参与者都戴上口罩。

展示钉子户精神
居民誓抗争到底

遭“断电”迫迁及愤起展开游行抗议的乌鲁沉香区木屋区居民,誓言坚决抗争到底。

今日上午10时,百余名受影响居民应用“弱者的武器”,高举抗议牌,在街区高喊抗议口号,向发展商展示钉子户的抗争精神,及借新闻媒体的力量,将拆迁风波问题坦露在社会民众的眼前。

根据参与游行抗议的居民反映,该区居民的电供遭截断,他们不会屈服,还是继续坚守家园,今日居民都表现团结力量,一起参与游行抗议,通过代表向森最高统治者殿下提呈备忘录,反映他们的诉求,要求发展商给予受影响居民合理赔偿。

阿鲁古玛在大字报上写上“吾王万岁”的淡米尔文。

阿鲁古玛在大字报上写上“吾王万岁”的淡米尔文。

经历3次迫迁

该区居民其实先后经历3次迫迁的困境,30多年前,第一次遭到迫迁时,获得行动党的协助通过法庭兴讼,起初居民获判胜诉,百余家住户每户可获得2万5000令吉的赔偿。

随后发展商上诉联邦法院时获判胜诉,最后行动党协助将此诉讼案带上英国枢密院,较后政府、发展商及居民达致庭外和解;惟,木屋区重建计划却被担搁。

90年代,居民面对第二次迫迁困境,再有一发展商有意重新推行发展计划, 再与一些居民谈判, 也给一些居民作出赔偿,但因受到政府欲推行筑路计划的影响,发展商的建屋计划再受影响。

此次,另有一发展商通过银行拍卖,买到上述地段,受影响居民第三次面对迫迁困境,他们通过行动党协助及法庭诉讼以寻求捍卫权益,结果居民败诉, 最近发展商通过法律程序及获得庭令,限期国能公司截断该范围区的电供服务。

今日,受影响居民仍继续负隅顽抗。

努鲁爱(左二)与友人坚持不搬迁,除非获得合理赔偿。

努鲁爱(左二)与友人坚持不搬迁,除非获得合理赔偿。

没赔偿决不搬

居民,清洁工人●努鲁爱(22岁)

与友人2年前离开暗邦岸儿童庇护中心后,由于外面屋子的租金都很贵,因此与友人就组下甘榜乌鲁沉香木屋,每月租金250令吉。

我们有6人居住在同一屋檐下,包括两名1岁及2岁的婴儿,而在断电后,两名婴儿在晚上因为太多蚊子及天气太热,夜夜哭啼及难眠,使到一家大小受尽煎熬。

没有得到合理的赔偿,我们是不会搬迁,尽管现在每晚必须摸黑吃晚餐,可是我们还是会坚持。

我们当年是走投无路下才租到乌鲁沉香木屋的屋子居住,因为一般上,租屋子时所要缴付的抵押金肯定超过1500令吉,难以负担。

中途设有提供矿泉水的柜台,让参与者可以停下来歇一歇。

中途设有提供矿泉水的柜台,让参与者可以停下来歇一歇。

走4公里不累
——居民●谭美娇(58岁)

我今天参加游行抗议,是迫不得己的,跑了整4公里,也不觉得疲累,只希望当局能重视我们的诉求。

请假参加抗议
——杂饭档助理●曾莲好(50岁)

老板同情我的处境,也很支持我,特批我假期参加游行抗议。

盼殿下援助居民
——人民公正党森州主席●阿米鲁丁

我今日代表森州人民公正党,与乌鲁沉香居民向殿下请愿,希望居民获得合理赔偿金。当地很多低下阶层的居民根本没能力搬迁或购买屋子,希望殿下能劝告州政府给予他们援助。

要求合理赔偿额
——诚信党森州主席●祖基菲

地主应该给予居民合理的赔偿,希望殿下能体恤居民辛苦。

当地居民面对地主欺凌,在断电困境下过活,希望国能能恢复电供。1万2000令吉赔偿金的要求并不过分,希望居民的请愿能获得正视及解决。

家没电贼徒猖獗
——居民●廖桂妹(80岁)

50年前,我原本住在振华中学后面,因为学校要建篮球场,才搬到乌鲁沉香木屋区,还获得当局批准签发临时地契,可是现在我却被驱赶,家园面对拆迁厄运。

年轻时我从事养猪种菜,现在上年纪,我还是参加游行抗议,我也不怕会被警察抓,因为我没犯法,今日游行跑了一大段路,流了一身汗,也不觉得辛苦。

以往庆中秋,20多个儿孙都聚在一起,凑几桌一起吃饭过节,现在没有电供,家里黑漆漆,今次就没有中秋气氛。

家里范围没有电,贼徒猖獗,快速面、鸡蛋都被偷。

但是,我仍坚持不搬。我只想要获赠一间组屋,因为年老,只想住在组屋底楼,会比较方便些。

盼给半年搬迁时间
——前驾驶学院教导员●赖维显(78岁)

我在乌鲁沉香住了40年,早期耗费数万令吉在路边搭屋及多次装修,可以现在却面临拆迁厄运。

因为国能公司截断电供,目前就只好用发电机。

假如被迫一定要搬的话,我希望能够给予半年的时间,不要太过紧促;当然,我最希望今次的抗议行动,能给居民有转寰的余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