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雨伞重现 警方力守城池
港人纪念占中运动周年

香港“人民力量”趁“占领中环行动”一周年之际,星期一再度发起“重返金钟”行动,大批警员在香港政府总部外戒备。小图为“人民力量”执委谭得志在2同伴手持促特首梁振英下台的大字报之间发表演说。(美联社、法新社)

(香港28日讯)香港“人民力量”趁“占领中环行动”一周年之际,星期一再度发起“重返金钟”行动,下午过后人潮逐渐聚集,许多人手持黄色雨伞,3000名香港警员戒备,严守“城池”。

一众团体均在金钟政总外一带举行纪念活动。民阵会在“连侬墙”举行集会,“全民反政治打压运动”今日展开,警方在集会开始不久开放添美道两行车线。“占中三子”及双学领袖先后发言,泛民等嘉宾亦分享及讲述毋忘伞运诉求,艺人黄耀明及何韵诗亦现身。

默站纪念去年冲突时刻

至下午5 时58分,即警方去年施放催泪弹一刻,众人默站15分钟,纪念去年今日的冲突事件。

人民力量执委谭得志,在默站开始之时,欲冲出夏悫道,但被警方阻止,双方对峙。警方警告谭得志勿煽动他人冲出马路。及后谭得志指因有大量铁马拦阻,冲出夏悫道有难度,而且会被喷胡椒喷雾,不想有人受伤,呼吁人群退回连侬墙。

谭得志今日中午称,会参与默站仪式,并扬言如届时有1000人支持,就会冲出夏悫道,占据两条行车线87分钟,纪念警方去年施放87枚催泪弹。

中央若强硬拟再“占中”

“占中”发起人陈健民出席于中文大学百万大道举行的公民退修活动前表示,如果中央对港路线仍然强硬,一定会出现大型群众运动,而明年下半年将是危险时候,因为中央届时会有明显特首人选,亦会知道中央对港路线会否持续强硬。

去年9 月28日,香港副教授戴耀廷和中文大学学者陈健民等人在金钟政府总部发起“占中”,其后支持民众占据金钟一带马路,令交通受阻,期间警方曾施放催泪弹驱赶占据者。

接着,示威者陆续占据铜锣湾及旺角的主要道路,令区内交通瘫痪,成为香港历来最严重的社会抗争运动之一。

大批香港民众星期一手持黄伞,纪念“占中”冲突1周年。(路透社)

8人挺占中被捕大赦国际吁释中国人

大赦国际发声明,呼吁中国当局立即释放8名因为支持香港占领行动而被关押的中国人士,包括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逮捕的孙昌兰、陈启棠、王默、谢文飞和张圣雨,以及被控寻衅滋事等罪名的纪斯尊及叶晓铮。

8人当中共有7人来自中国南部,一般相信,可能是中国政府有意在与香港邻近的地区压制民主活动。

黄之锋:从未赢过

黄之锋

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是整场“占中”运动的重要人物,去年9月26日晚上,他一声重夺公民广场,触发香港有史以来最大一场占领运动。

黄之锋接受《星岛日报》访问时表示,自己没有一刻想过主动退场,“不主动退场的原因不是学生要面子、赖死不走。原因是如果我们叫退场,退尽都是退六成,其余的四成人怎么办?剩下的四成市民就被打至头破血流,你们为何不跟他们并肩作战?”

再“占领”也争取不到

记者问黄之锋如何把运动定性,他指整场运动“无赢过”,“是有香港人觉醒,但政制上无成果。”但他认为除占领外,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去提出诉求。

一年过后,他认为再办“占领”对香港民主进程未必有帮助,“因为再搞,都不会争取到”。

占中后学联四分五裂周永康陷自我质疑

周永康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在“雨伞运动”中担当非常重要的角色,大家对学联几位学生领袖有极大期盼。不过,“雨伞运动”期间及过后的龉龃、不信任、互相攻击,让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过去一年陷入不断沮丧的状态。

相比于“雨伞运动”期间几乎天天曝光,周永康过去一年变得低调,彷佛在公众视野消失。

“退联潮”打击大

周永康对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说:“消沉的原因是,运动到后期有很多攻讦。运动之后立刻有‘退联潮’(退出学联),一时间疏理不了发生什么事情,没有空间喘口气,也没有反思问题的根源……经常质疑自己:是否我们这群人判断错误,没有尽好自己的责任。”

学联于1958年成立,由8所高校的学生会联合组成,一直领导着香港的学生运动。可是在“雨伞运动”过后,香港大学、浸会大学、城市大学与理工大学先后通过公投退出学联,让学联的代表性大减。

“退联潮”对周永康打击很大。他说:“现在的情况是,似乎是摧毁了学联,但是没有一个更好的、更巩固、革新的学运方向。”

戴耀廷吁思考未来

戴耀廷

港民主改革陷疲累

星期一是香港“占中”运动爆发1 周年纪念,这场运动的发起人之一戴耀廷说,现在需要思考民主运动如何走下去。

他今早在电台节目上说,公民社会自2013年3 月后经过多次动员,整个民主改革阵营相当疲累,现在需要思考民主运动如何走下去。

这位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说,目前看不到有任何迹象会再有类似“占中”行动,也难以估计何时会再有大型群众运动。

但他补充说,这可能是在明年立法会选举之后发生,也可能是在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期间爆发。

戴耀廷又说,在去年79天的占领行动中,没有1 人严重受伤甚或死亡,这是奇迹;他认为这是各方努力(克制)的结果,包括北京中央政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