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罗街商贩恐袭疑虑未释除
发现可疑包裹,逃!

阿罗街很多小贩都用到大量货箱,以装置不同的物品。

(吉隆坡28日讯)“如果现在有不明包裹出现在我档口,我会马上拔腿逃!”

继日前疑策划在阿罗街等地发动恐怖袭击而被捕的3名恐怖分子,可能并非来自“回教国”组织成员,警方仍调查嫌犯背景之际,阿罗街受恐袭威胁疑虑尚未完全释除。

申请“流动警局”驻守

阿罗街小贩联合商工会主席马国强早前受访时坦言,尽管警方已逮捕3名嫌犯助查,但该会并不因此松懈,并会正式向警方申请“流动警局”,驻守阿罗街。

当地笼罩恐袭威胁疑虑氛围,加上烟霾问题加剧,阿罗街至今仍难见有游客人潮回流,早市商贩摊档更是无从掌握近日的客流及生意量。

《南洋商报》记者走访阿罗街贩摊业者时,他们坦言恐袭情况可以有多种方式,所以大家参考近期发生在曼谷四面佛的爆炸案为例,茶余饭后也在想防范之策。

他们说,3年前当地已来了不少在吉隆坡谋生的外籍人士,因此单从表现,很难推测是否有可疑人士出没,加上早市营业的贩摊较少,而且业者都忙着做生意,难以分身兼顾周边环境。

因此,他们表示若是发现可疑包裹,就会先逃离保命,之后报警处理。

受访者也说,自传出恐袭威胁的消息后,大家难免情绪紧张,除了提高警惕,也抱着平常心照常营业。

只能平常心看待

烧腊鸡饭业者,营业半年● 李雪亮

大多时候埋头工作,无法环顾四周环境 ,要是发现不妥,食客应该会逃走,小贩大不了丢下档口,逃去报警。

但意外很难说的,假设有一辆轿车飞撞向档口突然发生爆炸,我们也无从防范,所以平常心看待。

难分辩“不明人士”

水果档业者,经营50年● 黄先生

3年前这里就来了不少各国籍人士,他们未必是游客,有者是才来的劳工,有的则已在此地工作多年,所以我们难以分辩所谓的“不明人士”,尤其这里越夜越精彩,深夜也有喝得酩酊大醉的夜猫子。

早市较少档口,但谁都说不谁意外何时会降临,所以若我在档口发现不明包裹,就会拔腿逃,之后到附近警局报案。

恐袭难以防范

丹麦来马工作10年,从事工程设计领域● 柯雷莱曼

阿罗街很多小贩都有用到大量货箱装置物品,若真有恐袭,还真的想像不到会在什么情况或那里发生,所以也难以防范。

无论如何,大马是和平又安全的国家,我在吉隆坡工作已经10年,这里也已是我的另一个家了。

独家报道:陈慧芸 摄影:许鸣祥、谢德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