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钟上的蚱蜢

走在无人的街道上,没有街灯的街道上,很昏暗,很寂静。来到一条后巷,左边是深褐古老的墙,好像经过数百年风雨的侵蚀,非常陈旧。依在墙面上的,是大小不一的脚车,因为天色已暗,脚车的颜色,看起来好像都是一样的。

朝这小径,从国王街沿着直走,悄悄地经过了隔着皇后学院的后院铁篱笆,渐渐的看见了一点光,是小径的尽头。我加快脚步,来到小径的尾端,沿着古朴的墙脚,隐隐约约地看见一个出口,离出口的不远处是一排排的店屋,在最角落的那一间店,有一面金色的钟。

钟上有个奇怪的昆虫,看似蚱蜢,又似蝗虫,但黑溜溜的。那是剑桥大学外的圣体钟(Corpus Clock)。站在本笃街外(Benet Street)和特兰平顿街(Trumpington Street)交界处的一个大雕塑时钟。

这是镀着碧波荡漾、24克拉镀金不锈钢盘的圣体钟,是剑桥最有特色的大钟。大金钟即拥有催眠之美,又让人深感不安的设计。设计这大钟的是约翰泰勒博士。据说,这金钟是现代设计和古老设置的混合体,精密工程和引人入胜的奇思妙想,吸引了不少游客的注意。它是一个没有分针秒针的时钟,也没有数字,却能非常准确地告诉人们时间。

蚱蜢“吃掉”每一秒

金钟不但外表奇特,也具有深厚的意义。约翰泰勒博士采用的是“Chronophage”(又称“时间食客”)。他把蚱蜢设在金钟上,蚱蜢每移动一步,它的嘴会一开一关的,代表它“吃掉”的每一秒。

我站在这圣体钟前,看着它使我感到非常难过。蚱蜢移动它的嘴,仿佛在“吃着”一分一秒,偶尔它好像会满意地闪烁着。听说圣体钟后藏着叮当作响的小木棺。这时,脑袋好像被侵入,隐隐约约听见:“看吧,你的时间。”蚱蜢的嘴一张一合的,就如传说中一样,阴险地笑说:“你认为你拥有许多时间,但你不晓得我在吃了人们生命的每一分钟,垂涎欲滴着每一秒。”

美好难熬都会过去

看着这华丽的金钟,我不禁心有余悸,顿时感到鸡皮疙瘩的。我明白时间在我们停留、发呆时,都悄悄地流逝了。偶然经过英国街头的一个大雕金钟,瞄了一眼,看见那黑黑的蚱蜢,心里感觉怪怪的。原本以为镀金大钟代表了世界的美好,但蚱蜢却代表现实的一面,不管多美好的事,多难熬的事,它都会过去,一秒秒成为回忆。

“请问达尔文学院在哪?”我一手拿着学院的地址,另一手拉着有我二分之三身高的行李箱上气不接下气的,向一位金发蓝眼睛的男生问了个去向“哦……达尔文,就这里呀!”金发男生指了指身后的一个花园似的学院。

经过了花园里的小河,河中有些鸭子,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那些鸭子是来自小河。河畔的两旁,种满了花朵,但因为秋天,叶子已经转红,所以一眼望尽是红丹丹的。我吸了一口气,心想:“就是这里,这里就是一年前的回忆。”

文:廖颖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