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教治鬼

红衫军没来。 9月26日星期六这一天的吉隆坡茨厂街,在警方重兵驻守下安然度过,商家照常营业,人潮也恢复了。

商民受访时,少不了要感谢警方,当然也有人谢谢朝野政党,又或者是中国大使。

是的,就在巫统大港区部主席,俗称“烧鱼佬”贾马威胁味十足的要再来茨厂街示威,发表了极具煽动内容谈话,即使各方都指责他,他都不放在眼里。

不过,就在9·24前夕,警方动手了,直接扣留他,连带另一个召集人拳王阿里也宣布,取消红衫军集会。于是,各方额首称庆。希望联盟的众领袖在24日当天早上就到茨厂街巡视,循例拍拍照发表下谈话,要求对付严惩等等。

须关注是否再闹事

另外,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在同一天也说,总会长廖中莱在两天前代表马华要求警方逮捕贾马,而贾马被扣留对华社是大快人心。

尽管朝野之前都疾呼警方对付贾马,但是仍有一些朋友认为是托中国大使的福,托大使阁下到茨厂街走一走发表谈话,才镇住场面。

当然,各方要邀功,又或者有人要把功劳归给谁,这是各方的自由。但是对警方而言,采不采取行动,恐怕不是谁或谁说几句话,就能拍板决定。

而且,现在最大问题还在于贾马已获释,他会不会恼羞成怒,再策划下一场集会?他会不会一再纠缠,又再找茨厂街的麻烦?

如果真是如此,我们难道又要寄望朝野领袖或是外国使节的呼吁与要求,让警方再次逮捕贾马?

也就是说,除非能有釜底抽薪的解决之道,否则这是长期的梦魇。因此现在就来邀功,居功又或者归功,都是庆祝得太早了。

政治问题政治解决

要如何镇住贾马或红衫军之流,显然还是政治问题;既然是政治问题,就要政治解决,先决条件就是要不受恐吓威胁。

纪晓岚有个故事叫《鬼避姜三莾》,说的是一个大胆不怕鬼的姜三莾。

这三莾听说了宋定伯卖鬼的事(宋定伯夜归遇到鬼,假装自己是鬼,跟鬼攀谈了解鬼的弱点后,趁天色初亮把鬼绑起来,结果鬼变成羊,他就把羊拿去卖了)后,一心也想去抓鬼卖钱,就天天去坟场山墓守候,结果忙了一个多月都没收获,因为鬼都怕了他。

纪晓岚就说,“盖鬼之侮人,恒乘人之畏。三莽确信鬼可缚,意中已视鬼蔑如矣,其气焰足以慑鬼,故鬼反避之也。”

吓不了人就成弃子

译成白话文就是说,鬼之所以能欺负人,就是利用人们害怕的心理;姜三莾想把鬼绑起来,心中已经不怕鬼了,他的气势已经可以镇住鬼,因此鬼反而要避开他。

纪晓岚说鬼,也是说人;说的是故事,也是说政治。鬼之吓人,就是利用人们害怕的心理,人们要做的,是蔑视它、鄙视它,了解它的弱点,敢跟和它斗争,敢去驱赶它,甚至要绑起它,使到它无法吓人,只能知难而退。

今天的贾马与红衫军之流,其做法与心理战术跟鬼物类似,就是利用人们恐惧的心理。不论其背后有多大的靠山,也不论其幕后藏镜人是谁,都跟鬼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能见光。

那么,台面上要对付的就是贾马之流,不是只压住贾马的气焰,而是要让他再也吓不了人,那么他迟早就是一枚弃子——被抛弃的棋子,也无法兴风作浪。

这就是纪晓岚教的治鬼之道。

文:许国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