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交不易,一言丧邦

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无需到布城外交部解释其茨厂街言论。事件出现转折,对马中两国乃是好事,是大家乐见的和气收场。

报道称,黄惠康曾与旅游与文化部长纳兹里见面沟通此事。纳兹里指召见一事乃外交部副部长理查马力肯擅做主张,是愚蠢行为。

黄惠康希望这次的风波能够平息下来,但两国关系难免会因此蒙上阴影,因为黄惠康受传召的新闻已见报,泼出去的水是不可能收回的。

《马来西亚前锋报》通过编辑群的集体笔名“阿旺士拉末”(Awang Selamat)在专栏指出,黄惠康必须道歉,否则就回去自己的国家,由另一名更懂得(外交)礼仪的大使取代。同时放下狠话“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出现一名中国大使违规的行为。请顾好你的事情,不要踩过线。”

《前锋报》促黄惠康应该更加关注大马卖淫及按摩业充斥中国人的问题。

显然的,外交部与《前锋报》的急先锋角色都过了火,甚至引起国阵友党的不满。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就抨击该报行为“愚蠢”。

外交是一门大学问,尤其面对经济、军事与外交上崛起的强国,更须谨慎说话。《论语》说:一言兴邦, 一言丧邦。建交容易修复难的道理在于此。

马中关系始于前首相敦拉萨,来到其儿子纳吉任首相时,非但不应受到损害,反而有须进一步巩固与升华。

马中关系不是一般,更是得之不易,两国经济与外交一直以高步伐向前向好迈进。当年, 大马主动率东南亚各国之先与中国建交,对中国友谊的重视可见一斑。

2005年, 一名女子在一名警员面前裸体蹲站的录像片段,误指该名女子为中国公民事件,马方派出16人的代表团到中国北京、上海及广州会见当地官员,向中方解释立场,这事让人记忆犹新。

此次传召中国大使事件,说明了国内急先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奉承者妄自揣测“主子”心思的拍马屁行为极之可笑,也尽显小拿破仑充斥政坛与领导层的情况严重。

黄惠康强调,中国无意干涉大马内政,走访茨厂街乃向中国游客“派定心丸”,说明大马没有排华事件。

黄惠康乃资深外交家,出任各国大使多年,丰富的外交资历备受赞誉,外交部菜鸟不思请益;而所有挞伐黄惠康的言论只会反取其辱,贻笑大方。

黄惠康没提及“红衣或黄衣”、什么人要举行集会,也没提及大马华人;他反对一切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种族主义、暴力主义;反之,理查马力肯是参与9·16红衫军集会的巫统高层领袖之一。

副首相阿末扎希强调示威与集会不是大马文化,一切都很够了,大马有其他平台表达自己的不满。

如果大家不经一事长一智,这一声明还是不够的,大马还须勇于就事论事,对症下药纠正一切问题的根源,比如集会何以形成,百姓要的是什么,并且委任够格与广视的内阁成员,以免再次贻笑大方,政经受挫之时,进一步危害国誉与邦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