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戴君仁

为了写论文,不能不设法收集有关的材料。网上的东西得来容易,却往往较易被怀疑剽窃。图书馆或资料室是必去的地方。几十年下来,我家的那个小型资料库也经常给我提供某些急需用到而在网上一时之间无法找到的事项。

这次我需要一些关于《诗经》的论述。朱熹、朱自清、闻一多、郑振箨、顾颉刚、胡适、章太炎、裴普贤、夏传才、熊公哲、屈万里、韩高年、余冠英、程俊英等人的著作不能不翻查。有时在翻查当中,不经意会取得某些意外的收获。

戴君仁占3篇

例如扬之水研究《诗经》中所咏的酒,认为“诗中之礼,其实是充满了生活意趣的。其中所包含的感情,很真诚,也很切实,而最能体现情与礼之结合的,则是各种场面中各式各样的酒”。黄永武根据其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诗经》中以水为礼的象征,在数量上决不是孤证;在地域上几乎遍及国风各国,实乃周代人共同的想法”。闻一多的见地更妙。他指出“鱼”是古代配偶或情侣的隐喻,打鱼、钓鱼是求偶的隐语,烹鱼、吃鱼则喻指男女交欢。

在熊公哲等著《诗经研究论集》(孔孟学说丛书)(台北: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81)。书中的35篇文章中,戴君仁占了3篇:

1.〈“不学诗无以言”演释〉

2.〈两汉经学思想的变迁——诗经部分〉

3.〈毛诗小序的重估价〉

我虽不完全同意作者的一些观点,但十分敬佩他治学的认真态度、所写论文的结构严谨。私底下还暗自责备有眼不识泰山,同时也不禁为这位老师的不为社会所赏识或怀才不遇而慨叹。我想,他怎么会在华校屈就这么长的日子,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是否同一个人?

后来,脑海忽然闪过一道灵光:何不求证一下,戴君仁老师与写论文的戴君仁是否确为同一个人?很想去请教学校董事会里头一些较年长的董事。

某日,又为了翻查资料,无意中翻到台湾国语日报社出版第八集的《注音详解古今文选》,看到一片记叙文,不禁为之汗颜。那篇文章题为〈大度山山居记〉,作者署名戴君仁。“大度山在台中西郊,是私立东海大学所在地。……”那是作者第一次到东海大学任教的一段回忆,刊于1962年的《传记文学》。文后的作者介绍,说他生于1901年,曾在多所大学服务,论著多种。

显然这位戴君仁先生并非我小学的华文老师。他应该是上述几篇文章的作者。惭愧,几乎犯了冯京当马凉的错误。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